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何处惹尘埃

                     文/求道

男孩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天之骄子,一朝在友人A身上栽了个大跟斗。

本来也没什么,谁一辈子不摔个几次坑呢?怪就怪男孩自尊心太重,某些地方执着得像头驴,明知道越靠近越让自己难受,却还是忍不住凑到人家身边去东挠一把西挠一把,直到把自己也挠进去才觉出些不对劲儿来。

他心里的那头驴,是头道士骑的驴。

可惜已经晚了。

等到男孩终于发现自己对友人A起了不该起的心思时他已经逃不掉了。

可以说是特别惨了。

“你说,男孩是不是特别惨啊?”诸葛青期待地瞅着对桌的人,小腿在桌下轻轻晃悠着。

“我觉得友人A比较惨,真的。”张楚岚真诚地和他对视,面不改色地拍掉裤腿上踢出的一连串的脚印,“我就说傅蓉那个故事听起来少了点啥,这才是完整版嘛!还有啊老青,都老大不小了,还自称男孩呢?”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儿,咬牙道:“我就知道傅蓉那家伙不靠谱!”

“你可别说人家了。”张楚岚乐了,掏出一根烟在指尖把玩,咖啡厅禁烟,“老青啊,你又靠谱到哪去了?钻牛角尖钻的人都傻了吧,多大点事儿啊,至于整天挠心挠肺搞得头都快秃了吗?你直接和王道长坦白了呗。成了,皆大欢喜,不成,立马收拾东西滚回家去,别再往下陷了。”

“你才秃了!”诸葛青下意识反驳,“什么王道长,别瞎说,是友人A好吗?友人A!”

“行行行行!”张楚岚无语,“看看你,跟只炸了毛的猫似的。”

诸葛青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不行,我做不到,我承受不了失败的后果。”

“那你要怎么办?耗着吗?能耗出个结果吗?老青,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没什么,但是这么耗下去,难受的是你。”张楚岚正色道,“老青,你再怂下去,可什么都没了。”

诸葛青撑着头:“我再想想。”

“你到底在怕什么?最坏不过朋友也做不成,相忘于江湖。老青,我们和普通人又不一样,生命安全得不到什么保障,指不定哪天就没了,你耗不起的。”

“我就是做不到和他相忘于江湖!”诸葛青面色难看,“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坏的结果了。”

“张楚岚,你不也在怕吗,不也在耗着吗?”

张楚岚盯着他,往后一瘫,笑了起来:“我真是讨厌你们这群术士。”

“这可不是算的。”诸葛青和他对视,“我算不了你的命,老王也算不了。但她是你的劫,你说的容易,你不是最聪明最惜命吗,你怎么做了这么不理智的事?张楚岚,你又为什么耗着呢?”

“我和你们不一样,她和你们也不一样。”张楚岚把烟搁在鼻下嗅,“你想让他懂,他就会懂。宝儿姐什么都不懂,我也不想让她懂。”

“我会在我死之前再为宝儿姐找到一个狗娃子,或是再一个张楚岚,他们会保护着宝儿姐,让她继续什么也不懂,继续活下去。我从来不想让她懂,我可以为她找回记忆,找到家人,有一个归宿——可我不会让她懂,宝儿姐会有很长很长的以后,我不在的以后,很多人都不在的以后。她不懂,就可以继续没心没肺的活下去,可她懂了……我承受不了她懂了的后果。”

“所以,老青,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为了让她不懂而耗在她身边,也不能说耗着吧。陪着宝儿姐我就很开心了,看着她没心没肺活下去我就满足了。唯一会遗憾的大概会是和徐爷一样的,可惜不能继续照顾你了。”

“老青,我们所求的,不一样。”

“能心意相通当然好啊,可是我不能啊。有点希望,虽然渺茫,但还是去求一求吧。”

“老青,我还是祝福你,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吧。”

得到自己想要的?
太难了。

诸葛青慢悠悠地在街上晃着,还时不时来个飞吻招惹几个小姑娘。

可谁会想到撩妹国手诸葛青此时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把一个男人搞到手呢?

对,男人,钢铁直男,王也,王道长。

诸葛青认定王道长是直男是有根据的——
汗衫,裤衩,黑眼圈,还有日日提在手里的玻璃茶缸。一点都不GAY里GAY气。特别直。

好惨哦。诸葛青在心里又默默为自己流了几滴眼泪,更不敢打直球了。

张楚岚的话是有道理的。他自认做不到张楚岚那般无私,一味地付出不求回报。他在爱,他想被爱,他渴求着得到王道长的一切。王也是为了天下苍生下了凡,踏入了红尘,而他想的,是让王也为了他,只是为了他,甘愿停留在红尘里。

我太自私了,太贪心了,我怎么能耽搁他呢。诸葛青眨眨眼,叹了口气,可我还是想得到他啊。

真复杂啊,比什么八绝技都复杂多了,内脏都扭曲缠绕得九曲十八弯了。

诸葛青抚着胸口叹气,惹得一帮小女生激动地尖叫。

就算有一线的机会他都想去争一争啊,太不甘心了。他咬着牙。

他试想过有一天和王也成为陌路人,或是在他婚礼上还混了个伴郎,在他说我愿意的时候站在他身后偷偷接上一句,我也愿意。

太惨了。诸葛青倒抽一口凉气儿,按下心底暴虐的杀意。他无法忍受和王也变成陌路人,他会痛苦地死掉的,他也无法接受王也身边站着另一个人,交付全然的爱与信任,用尽所有的温柔。如果有那一天,说不定他会血洗婚礼,最后死在王也手上再也不用想王也会如何看待他对他的心意——好像还不错?

其实这些本来都是一卦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可是诸葛青是个怂包啊,他不敢啊。他绕着内景里的火球转了一圈又一圈,气的诸葛黑都不愿意看到他躲起来,可他还是不敢打破。

原来爱情真的会让人变胆小。当时傅蓉鄙夷地道。

这是慎重!诸葛青扭过脸继续唉声叹气。

“真苦啊。”诸葛青站在马路中央,抬起手盖在眼睛上。
你问那亮晶晶的是什么?诸葛青当然会告诉你,是太阳光太刺眼了啊。

你说这是阴天啊。啧,谁管你。

王也道长特别出世,特别仙。

他特别怕麻烦,却又不得不招惹麻烦。

所以王也道长觉得自己特别惨。

但当王也道长下山后不小心招惹到了一只狐狸后,他才发现,以前那些都算不得什么,这次,是真的有麻烦了。

我们清心寡欲脱俗出尘的王也道长对诸葛家的天才心怀不轨!
这当然不是王也道长自己说的,这是张楚岚说的。

世俗事就要找世俗人来解决。这是王也道长发现自己似乎对诸葛青心思不纯时的第一想法。

这一切都是自己作的。王道长一锤手,缩在沙发里唉声叹气。

从碧游村出来他就发现自己不对头了,掐指一算,红鸾星动,还动成个狐狸样。

不好,要遭。王也道长决定先跑路,不管自己还为诸葛青被带走而担忧地跳个不停的小心脏,逃回了北京。

先冷静一下,说不定是算错了呢。王也道长自我安慰道,可掐着手指死也算不下去了,王也道长怂了,不敢算了。

好惨啊。王也道长喝口枸杞茶,压压惊。

但也不奇怪不是吗?诸葛青长的好,又有能力,虽然偶尔坏心眼捉弄人但总体性格很好,谁不喜欢他呢?

王也道长越想越觉得合理,一个GAY,就应该喜欢诸葛青这样的。

没错,脱俗出尘的王道长是个GAY!

就算他汗衫裤衩黑眼圈,还日日手里提着玻璃茶缸——他也不直,我们的王道长,不直,他是个GAY!

可诸葛青是个直男啊!王也道长很苦恼。

身边莺莺燕燕从没断过,在碧游村都可以靠色相拐骗马村长的得力干将。这妥妥的,是个直男啊!

我已经改了人家的命,还要改人家的性向?三清老祖怕是要跳出来打死我这个混蛋门人吧!

王也道长愁地直叹气。

可是王道长舍不得放这只狐狸走啊,这只狐狸这么漂亮,这么好,他只要一松手,肯定有无数的人会抢着把他带回家。

诸葛青和别人在一起……只要想到这个可能清心寡欲的王道长就觉得火冒三丈,连念了几遍清静经才平静下来。

不行,必须找个人参考参考。哪都通是不是也解决异人的情感问题?

“放手吧,我做不到;表白吧,我又不敢。你说咋整,老张?”王道长思虑再三,还是买了票去找张楚岚,“老张,你脸色不太好啊。”

“我觉得你们在玩我……”张楚岚喃喃道,“我踏马喝咖啡喝得都要吐了……”

“唉,最近真的觉得自己特别惨……老张你说啥呢?”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我才是最惨。”张楚岚面无表情地回答他,“道长,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哈?”

张楚岚露齿一笑:“一个关于男孩和友人A以及他们可怜的朋友张心理咨询师的故事,特别感人!”

“……”
王也觉得张楚岚笑得有点悲凉。

张楚岚的故事讲的很快,也很易懂。

王也跑的很快,张楚岚终于松了口气儿,慢悠悠地背着手探头看他的背影瞬间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果然爱情使人勤奋,王也道长跑得多快呀,比冯宝宝提着铁铲追他跑得还快,哪还有几分懒散样子?

张楚岚笑了两声,打包了几块布丁回去,宝儿姐最近很喜欢吃这家的甜品。

老青啊,要得偿所愿了呦。

王也当时算得的那卦只有一半,另一半他没敢算下去。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王也快步走到诸葛青面前,拉下他的手,盯着他慌乱的眼神和微红的眼角,缓缓道,“这是我算的一半卦,说的是我自作孽。”

“老青,你愿不愿意,算个咋俩的下半卦?”
诸葛青没说话。

王也又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这几天把一生的气都叹完了。他松开手,又紧紧地环抱住诸葛青,感受到诸葛青突然变得僵硬的身躯。

可他没有推开他。

张楚岚诚不欺我。他满意地笑了。

“好吧,你不算我也不算,我直接告诉你好不好?”他贴在诸葛青的耳边轻声吐气,看着诸葛青的耳朵爆红到冒热气儿。

“诸葛青,我喜欢你。”

“诸葛青,友人A想和你在这红尘,耽搁一辈子。”

王也感觉到诸葛青攥住他的衣摆,越扯越紧——如果只用牺牲一件衣服就能得到这只独一无二的最宝贵的狐狸,也太值了!

王也愉悦地想。

“王也道长,你可想清楚了……”诸葛青哑着嗓子掉眼泪,一点形象都没有,瞧着可惨了,“答应了,就不能回头了,我可缠定道长你了。”

“好啊,乐意之至。”

不顾周围人惊异的眼神,王也低下头,将那个没说出的,都已经心知肚明的卦象,送进诸葛青的口中。

#爱情本身就是自私的啊#
#王道长说我也没那么仙#
#这个是比比谁更惨的故事#
#张楚岚终于走出了咖啡店#

评论(28)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