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懵懂

                        文/求道

#《何处惹尘埃》的姊妹篇#
#有微量也青,占个tag#
@Ganymede-jc

张楚岚是被吓醒的。

他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他觉得自己差一点就陷在里面,和梦里的张楚岚一起死去了。

他跳下床,光着脚走到主卧的门前,盘着腿坐下了。

哪都通帮他弄了个提前毕业,虽然他觉得毕不毕业都无所谓了,难不成他们还觉得自己能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不,不是回到,他从来就没有过正常人的生活,即使没有进入异人圈,他也是普通人中的异类。

他和冯宝宝住在公司安排的公寓里,他本来担心以冯宝宝敏锐的感知力,是没办法好好休息的,但徐四告诉他他想太多了,冯宝宝已经习惯了他的气息,他已经被划在冯宝宝的安全范围内了。

当他听到这儿的时候心底一动,后来有意无意地暗示了冯宝宝除了他之外不要再这么信任别人。他也觉得自己脸挺大的,还充满了龌蹉的私心。

他是想冯宝宝只信任他,眼里只有他。

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徐爷为什么那么信任他,甚至超出于自己的亲生儿子——他看出了他的劣根质,或者是,他当年也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私心。

他太寂寞了,太一无所有了,他当个异类太久了。

冯宝宝出现的那一刻,他心里确实是有暗喜的,和我一个世界的人来了,我不再是一个人了。所以冯宝宝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冯宝宝给了他肆意的机会,他活了十几年,终于有个人来让他真正做自己了。所以,他不会放手的。

徐三徐四是兄弟,是彼此的亲人,他们有着正常的情感认知,总有一天会成家立业,再有一大堆亲人。而冯宝宝不行,他也不行。

冯宝宝什么都不记得,对于感情是懵懵懂懂的,她活了多少年谁也不知道,但这么多年她都没学会如何爱与被爱,怎么可能在张楚岚这儿就学会了呢?

而他自己,有着守宫砂,至今没谈过恋爱,亲人都没了,有个天师师爷又怎么样呢?那不是他的,老天师心里,天下总是比他重要些的。

若真的有一天他和所有人为敌,那么愿意站在他背后的,只有冯宝宝。

为了找记忆也好,遵守爷爷的嘱托也好——但冯宝宝,确实是唯一一个愿意为他奋不顾身的人啊。

他们两个,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真好啊。

冯宝宝之于他,是最后一根稻草之于溺水之人,是最后一块面包之于濒死之人。

所以龌蹉也好,什么都罢,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要牢牢抓住她。

他和诸葛青说的话都是发自真心,唯有那么一点是假——他不甘心,他不甘心的不仅是不能一直一直照顾她,他也不甘心不能让冯宝宝懂他,守着一段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感情,有多苦?

可不甘心归不甘心,他还是舍不得啊。

懂了感情有什么好的呢?看看他,看看诸葛青,看看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哪个不是为情所困,苦痛难忍。可这芸芸众生不过这短短的一辈子,痛就痛了,苦就苦了,眨眼就过去了。可是冯宝宝不行啊,谁知道她还有多少个以后呢?如果让冯宝宝懂了,让她回忆起送过多少人离去,让过去的面孔占满了她的心底,那这来来往往都是陌生面孔,她该怎么撑下去呢?

张楚岚不敢往下想,他偏过头靠在门上,门里的呼吸声很轻,他却听得格外安心。

他不敢去睡觉,他怕自己又陷进那个梦里,循环不止。
梦里他垂垂老矣,冯宝宝靠着他的床头,他看见她木木地看着他,眼泪断了线般地向下淌。他想抬手去擦她的眼泪,可他已经衰老地连胳膊都抬不起了。他看见她眼里橘子皮一样皱的面孔,又看看她依旧白皙细腻的皮肤……他居然分不清谁更可怜一点。

我走了,你怎么办啊?

“张楚岚,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

冯宝宝突然开口,他心底一凉,醒了过来。

那就是结果了,他想。

如果让冯宝宝懂了,那就是结果了。

痛苦,一个人就够了,冯宝宝不需要懂,他也不会让她懂。

张楚岚缓缓吐了口气。

那么一丁点儿不甘心,和看见冯宝宝的眼泪的痛苦比算得上什么。

当个没心没肺的傻姑娘,有什么不好?挺好的。

他打开手机,诸葛青发来一条信息。

“谢了,就不算你告密这笔账了。”

“啧。”张楚岚嗤笑一声,又真心实意地替他们高兴起来。他又不是变态,看不得别人一点儿好。

诸葛青虽然长了张随时要跳反的渣男脸,而且腹黑记仇,可他算是个不错的朋友,老王也是,胸怀天下,千里迢迢下山想来拉我出火坑,虽然没成功,但也是个很好的人。很好的人和很好的人在一起,多好。

他又刷了几下朋友圈,大晚上的也没几个人闲得挂在网上。他关了手机,突然发现耳边的那个轻轻的呼吸声变大了。

他抬起头,门开了个小缝,冯宝宝站在那盯着他看。
他尴尬地摸摸头:“宝儿姐,我……”

“张楚岚,我饿了。”冯宝宝打断他。

“行,宝儿姐你去沙发上坐着等会儿,我去给你煮个面。”张楚岚忙不迭地站起来,坐的太久,腿都麻了,踉跄了一下差点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锅里烧着水,张楚岚又择了几颗小上海青,切了点香肠碎,和挂面一起下了锅。

“宝儿姐,要个蛋不?”
“要——”

张楚岚麻利地磕开蛋壳,给她卧了个溏心蛋。关了火在锅里又焖了两分钟,拿了白底青花的大碗盛起来端出去。

冯宝宝埋头吃面,热汤的蒸汽升起来在她睫毛上挂起了小水滴。

冯宝宝从碗底翻出那颗蛋,夹起来递到张楚岚嘴边:“张楚岚,徐四儿说你垂着眼睛不说话的时候就是心情不好。我觉得你现在心情就不好,吃蛋,电视上说,不高兴的时候吃东西就不会不高兴了。”

张楚岚愣了几秒,一口把鸡蛋包进嘴里。

他瞧着冯宝宝被热气熏的红扑扑的脸和亮晶晶的眼睛,笑开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陪着你,就是我现在活着的意义。

评论(1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