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春困


                        文/求道

#死鸭子嘴硬王道长#
#做梦一起做的青仔#

动物世界告诉我们春天是个发情的季节,而王也道长则告诉我们——
春天,是个睡觉的季节。

“春困夏乏秋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老王,你什么时候睡觉倒是都有正当借口嘛。”张楚岚的嘲讽还挂着聊天界面上,王也懒得再和他插科打诨,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这群庸人,睡觉有什么不好,省吃省喝还省力气,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王也有个小秘密,难以启齿的秘密,他的梦里,都是诸葛青。
“作孽啊。”
王道长喃喃道,黑眼圈越发重了。

第一次梦到诸葛青是碧游村回来后,诸葛青义无反顾地站在火里的身影在他梦里频频倒带,让他的满心感动也变得麻木了。

这不能怪我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天天吃鲍鱼日日吃鲍鱼,那这个鲍鱼再好我也会吐得。王也想。

不过还好,这个梦只持续了一个星期就结束了,但王道长的梦却是义无反顾地走向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诸葛青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小表情,从罗天大醮开始到碧游村结束的一幕幕都在他梦里都滴溜滴溜地绕着圈。王也也从一开始的无奈到能淡定地跟着剧情接台词了。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

在又一次看完一遍重播后,王也睁着眼睛和天花板深情对视,幽幽地感叹到。

到此刻为止,王道长的梦还是坚定地走着现实主义写作的道路,王道长也习惯了脑内的小剧场日日重播。

但是,你以为作者会继续这样扯淡下去吗?

不可能的。

所以,转折出现了,王道长的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直接从写实主义溜向了浪漫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诡异方向。

当诸葛青再一次出现在王道长脑子里时,王道长敏锐地发现了不同——这个场景,没出现过。这是干嘛,小剧场要自我发挥了吗?

但王道长还是很淡定地看着,非常之淡定,完全显示了作为一个道士该有的一切美好品格。

但可惜王道长的淡定并没能维持太久,当脑内的诸葛青凑上来吻了他的时候,王道长淡定的表情龟裂了,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疼醒了。

王道长慢吞吞地从地上爬回床上,心里默念了几十遍的清静经,才把那颗吓得扑通扑通响的小心脏按回原来的位置。

至于是不是真的是吓得,既然王道长坚持说是,我们姑且也就信了。

当王道长在忧郁这个粉红的梦境要持续多久的时候,王道长惊讶地发现,人家小剧场不搞重播了,大概是经费足了,开始了日更的道路。准时准点,王道长一闭眼就开始放映。

王道长很憔悴,王道长很不解,王道长很决绝地按下了角落里试图说出真实答案的黑王也。

对此,黑王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很不屑很愤怒地表示:“垃圾,怂包,王也是个大笨蛋!你敢不敢算一卦!”

王道长不敢,王道长算天算地就是不敢算诸葛青。

王道长看着脑海里的诸葛青与自己愈发熟稔,会光着脚丫子蹲在他身边啃西瓜,会吊在他身上说悄悄话,会和他大声吐槽张楚岚有多么猥琐张灵玉有多么正经……对于他时不时的亲吻,王也道长表示,习惯了。

习惯了?习惯成自然啊王道长,你的性向都快弯成诸葛青三个字你知道吗?

王道长不承认,王道长爱装傻,王道长觉得日子过得挺不错。

网上和张楚岚诸葛青瞎胡扯,梦里和诸葛青偷相会。王道长小日子滋润得很喽。

但小剧场似乎看不得王道长这么滋润,剧情开始走向分级观看了,R 1 8这大红色的标识闪瞎了王道长的眼。
王道长倒抽一口凉气儿,王道长觉得不行,王道长的内裤挂了一排!

王道长终于低着头肯和黑王也道不是:“我错了,我承认我喜欢他,我马上去解决问题,拜托小祖宗你帮我把这玩意儿停一天行不行?”

黑王也很生气,但还是屈服了,他实在不想看小电影了:“这能怪我吗,这都是你的想法,我都是被迫给你放映的!只一天,我帮你忍住本能,再不解决,我就自杀,自杀!!!”

王道长屁颠颠地飞去找诸葛青,却被诸葛白拦在门外。
“青最近不舒服。”小孩看他的眼神带着敌意。

“生病了?”王也皱眉,终于敢伸手掐了一卦,然后突然舒展开眉眼,面上带笑,“小白,开门,这狐狸的病,只有我能治。”

诸葛白不情不愿地推开门,王也对上诸葛青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慢悠悠地开口。

“道友,贫道来为你消灾解难,破除噩梦,可否?”

诸葛青慢慢坐起来掐了一卦,看着王也也笑起来。

“可。”

动物世界和王也说的都对。

春天,是个睡觉的季节,却也是个发 情的季节啊。

评论(1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