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相思藤(上)

                             文/求道

#甜饼,放心食用#
#俗套的故事,合适的爱情#
#爱作死的青仔#

哪都通的办公室里,气氛很凝重。

张楚岚和诸葛青无言地对视,冯宝宝蹲在他俩中间,左看看右看看,一脸茫然。

张楚岚视线缓缓下移,定格在诸葛青的右腿上,还不忘拉扯着冯宝宝后退一步,让她离诸葛青远点。

他冷笑一声,问:“你下次还手贱吗?”

诸葛青拼命摇头,也觉得理屈:“不敢了不敢了。”他伸出四指朝天发誓,“真的,老张,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乱摸东西了。”

诸葛青有颗生长旺盛的好奇心,遇到什么事都喜欢插一手,像说着不听八卦却偷偷开听风吟这种事大家都快习惯了。你不让他知道,他就挠心抓肺的,忍不住就偷偷开局去算。

这次的事,还是诸葛青自己惹出来的。

他和王也还有下山历练的张灵玉成了哪都通的编外人员,这次一起接了一个奇怪的单子。上面的人对任务语焉不详,他们虽然觉得有鬼,但还是自信满满地出发了——两个半仙,加两个天师府的人,还有个大杀器冯宝宝,有什么能难住他们?

徐三和徐四犹豫了一下,也觉得这阵容没什么好多想,就由着他们去了。

任务很简单,简单到他们都觉得被耍了——目标人物毫无战斗力,是个喜欢养花的宅男。冯宝宝虽然平时也爱东戳戳西摸摸,但有张楚岚管着,一路老老实实跟着他们,什么篓子也没捅。但问题就出在了我们好奇心旺盛天不怕地不怕的诸葛少爷头上 他和王也在任务进行前就算到此行压根儿没什么危险,但看着张楚岚如临大敌的样子还是跟了来,殊不知那是张楚岚多年和高层斗智斗勇下来留的后遗症。

除了要把这个宅男带回去,上面还要求他们把所有花也带走,几个人吭吭哧哧当了一下午搬运工,都是一脸的怨气。

“你说要这玩意儿干啥?看了半天也没什么危险性 好歹动一下啊。”张楚岚扶着腰唉声叹气,搬来搬去搞得他这个当代优秀大学生腰间盘突出都犯了。

“不晓得咯。”冯宝宝乖乖地遵守着她和张楚岚的约定,不经允许绝不乱摸任务物品,缩在车座上吸溜吸溜喝酸奶。

张灵玉端端正正地坐在后座,也是一脸困扰:“这些花,看着着实无特别之处。”

“先回去吧。”诸葛青抱着一盆只发了个小芽芽的植物钻进车厢,“回去一问不就知道了吗?老王说他累了,先回去休息。”

“啧啧啧,老王可真是老年人作息,现在才刚天黑,就急着回去睡觉,真是没有夜生活的无聊人。”张楚岚嘟囔着,从后视镜里瞧见诸葛青捧着一盆植物,“卧槽,老青你咋还抱上来,小心有鬼。”

“我看你就是鬼,能有什么事,我和老王早说了这次任务根本没危险,是你非死乞白赖地要我们来的。”诸葛青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为了证明是张楚岚疑神疑鬼还伸出手去碰小嫩芽,“你看,有什么——”

声音戛然而止,张楚岚猛地扭过头,看见后座的张灵玉和诸葛青都是一脸震惊,而诸葛青更是震惊中带着点危险的兴趣。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诸葛青贱贱地又伸出手戳了一下边上的一根嫩芽,然后惊恐地张大嘴巴瞧着闪过一丝绿光后嫩芽消失在诸葛青指尖。

“靠靠靠靠靠靠——诸葛青你有病吗?!”

人和花都带回去了,徐三徐四知道诸葛青因为手贱中了招,咬牙切齿地连夜去审人,让冯宝宝把诸葛青一绑,丢在办公室让张灵玉和张楚岚看着。

诸葛青在凳子上毫无形象地扭来扭去,抱怨腿痒痒,冯宝宝干脆利落地手起刀落,好好的西装长裤成了嘻哈大裤衩,而诸葛青手贱的后果也显示出来了——他的左腿,出现了两颗幼嫩的绿芽印记。

“啊,张楚岚,是那锅草勒。”冯宝宝好奇地凑上去看了一眼,冲张楚岚喊道。

“老青,除了痒,你还有什么感觉吗?”

诸葛青沉默了会儿,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我的炁,好像不能用了。”

“真的?”张楚岚也严肃起来,张灵玉平静无波的脸上也显出凝重之色。

“这娃子说的是真的。”冯宝宝指指诸葛青,“他的炁,停住不走了。”

“看来是真的了……”张楚岚喃喃道,突然神色色一变表情狰狞地抄起扫帚就想往诸葛青脸上拍,“没法子反抗了吧,用不了武侯奇门了吧,我踏马让你天天手贱哈!”

“灵玉真人救我!”诸葛青带着椅子往后躲。

张灵玉冲上前一把抓住张楚岚试图打击报复的手:“张楚岚,君子不可乘人之危。”

张楚岚缓缓扭过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小师叔,你知道那个把夏禾是拿了你一血的事捅到异人论坛上的人人是谁不?”

他朝诸葛青扬了扬下巴:“就是这老喜欢用听风吟的孙子!”

随着张灵玉扫向诸葛青的视线,空气一时凝固。

诸葛青惊恐地看着张灵玉放下了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后退一步,躲出张楚岚扫把可能会危及的范围。

“灵玉真人,别啊——”

#下半章老王炫酷登场#
#猜猜老青美腿上的是啥子#

                                                         TBC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