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相思藤(下)

                                文/求道

#俗套的故事,完美的结局#
#不是腿痒痒,是心痒痒#

王也一个箭步冲上前搂住他的腰,他倒吸一口凉气儿,又因为这连绵不断的瘙痒而难受的直哼哼。

如果诸葛青此刻能抬头看一眼,就会发现王也的脸色有多难看。王也弯下腰,一只手抬起他的腿弯,直接将他打横抱起,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诸葛青靠在床头,手里捧着王也的玻璃茶缸,他低头喝了一口,还有上一杯残余的微甜的枸杞味,他偷偷瞄了一眼王也,王也紧紧地盯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王……”诸葛青舔舔唇,他实在不适应这古怪的气氛,特别是在他本人此刻心里有鬼的情况下。

“嗯,说。”王也瞧着他刚准备开口,紧跟着补上一句,“你再敢给我扯句瞎话试试?”

诸葛青立马闭口不言。

王也眯着眼瞧他:“老青,你炁用不了不是我也用不了。你要是不愿意和我说实话,我也不逼你,我自己算。”

看着王也真的摆出了架势,诸葛青慌了神:“老王,别!”

他自己尚且没搞清楚自己的心意,如果真让老王算出来暗恋的人是他,那他诸葛青的脸还要不要了?

“我说。”诸葛青深吸一口气儿,咬牙道。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要找到你暗恋的那个人?”王也听完半晌没说话,直到他耐不住推了王也一下他才开口。

“嗯。”

“你心里真的一点儿底都没有?”王也隔着薄被轻轻按摩着诸葛青的小腿,“还难受吗?”

“现在还好。”诸葛青犹豫道,“其实心里有那么一个人选,不过我还没想明白,等我想通了,我就去找他。”

王也又沉默了下来。

王也又不说话,诸葛青也不敢开口,他觉得自己对王也心怀不轨,说什么都开始要思量再三,倒不如不说,先让自己想个明白。

王也对他到底是什么呢?

傅蓉的问题的确把诸葛青问倒了。

如果说是朋友,他肯跟张楚岚张灵玉说心里话却不敢和王也透露半个字;如果说是喜欢的人,他又和他交往过的女生一点儿不相似。

他愿意为朋友付出点什么,但绝对不是两肋插刀,他愿意说些漂亮话哄女孩子开心却不敢对王也表露半点好。

为什么呢?为什么在碧游村会抱着必死的决心挡在他前面,为什么不敢和他说却在和别人谈起他时偷偷掉眼泪。会为了对他起杀心而懊悔,会为没能对他付诸真心而自弃——在他面前,根本就是一无是处,让自己感觉自己是个那么糟糕的人。

那个在王也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了。

他羡慕嫉妒喜欢王也,可他的喜欢,到底是哪种喜欢呢?

是对张楚岚那样朋友的喜欢,还是对女孩子那种习惯性的出于对漂亮事物的喜爱?

好像都不是。王也在他心里,确实是那么特殊的一个存在。

他想起他的某一任女友与他分手时说的话:

阿青,你什么时候能真心地爱上一个人呢?

他一直觉得自己足够真心,觉得他对那些女孩子是有爱的。可是她们离开时克制但悲伤的表情分明在告诉他,他没爱过她们,甚至连真心的,对恋人的喜爱都够不上。

那么,他对王也,是吗?

他感受着皮肤下相思藤温柔的跳动,那一瞬间的激烈分明是听见王也声音后下意识的反应。是在高兴吗?是在激动吗?那么为什么呢?

其实都已经告诉他了啊,那个你想真心付出的,用心去爱的人,出现了。

所有的与众不同,都只对一个人,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几个那么特殊的人。

他爱王也,这就是理由,这就是答案。

他温柔地笑了起来。

“老青。”突然响起的王也的声音阻止了他刚要脱口而出的话,“老青,我有点后悔了。”

“什么?”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告白却被人堵回去,诸葛青此刻如同被塞了土河车一般不爽快。

王也的双手按在他的脚腕,他低着头,诸葛青看不清他的神色。

“我很少后悔,退学当道士,下山淌浑水,生活一团糟时我也没后悔过。”

“但我现在很后悔。我为什么没能早点说出来,如果我早点说出来,是不是他将要去告白的人就会变成我。”

诸葛青惊愕地看他,他不是个傻子,虽然看不清自己的心意,不代表他听不出王也的意思。

他心里的石头突然落了地,还有什么比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让人高兴呢?

“他是个特别好的人,没人能不喜欢他,我也不例外。他狡猾,聪明,看起来不够真诚,嘴里说着不愿意为人两肋插刀,却在我危险时挡在我前面。嘴硬心软的可爱,只有我看见。”

“他太好了,好的我也说不清楚。可是那想要得到他的念头,却是多少遍经文都压不下去的。”

“诸葛青,你懂吗?”

王也终于抬起头,嘴角挂着苦笑。

诸葛青点点头,轻声道:“我懂。”

他的手牢牢攥着王也的衣角:“王道长,你为什么不肯问一下那个人呢?你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个连自己心意都搞不清的糊涂蛋呢?”

诸葛青看着王也的眼睛一点点儿亮起来,他也终于在这个人面前拾回了自信。他朝王也靠过去,拉过他的手往上移,停在他的小腿上。

他们都是一样的。

藤蔓又剧烈地跳动起来,诸葛青忍着那难耐的瘙痒,把自己的手覆在王也手上。

他凑到王也耳边,轻声邀请:

“王道长,相思病,给不给治?”

王也侧身吻上诸葛青的唇角,手下慢慢褪开薄被,直接贴在诸葛青光滑细腻的皮肤上。

诸葛青在止不住的颤抖中听到了让他心满意足的回复。

“包治包好,感谢相思藤。”

评论(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