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午后谈

            文/求道

PS:这篇真的写的挺乱的,上课断断续续打完的,各位就当看个小朋友的作文吧,确实写的不好,准备删了又想着辛苦半天还是放上来给大家鞭笞吧233
再次警告,真的很差啊!!!!不是开玩笑!!!

王也走到诸葛青身边递给他一个甜筒,公园小推车上卖的,三元一个,草莓香精味盖过了那一点儿淡淡的奶味。

王也尝过一次,并不好吃,比不上诸葛青爱买的那些昂贵精致的甜品,但每次来这个公园遇上人摆摊,诸葛青总会要王也给他买一个。

诸葛青有很多奇怪的想法,这么多年王也早从一开始的无奈变得习以为常,这个每年都要来公园做一次两人间的哲学性高级谈话的念头也是诸葛青提出来的。

说是谈话,其实都是些瞎扯,大部分时间都是诸葛青说,王也听。

“道长你又只买一个啊?”诸葛青舔着奶油,王也端着玻璃茶杯坐到他身边。

王也打了个哈欠:“我又吃不下,就不浪费了。

诸葛青单手按在椅座上晃悠着腿,侧过身来盯着王也边看边吃:“东南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人看见冯宝宝了,可惜老张又扑了个空,赶过去后已经没人影了。”

“结束那天我就给他算过的。”王也淡淡道,“无果。”

诸葛青挑了挑眉,甜筒被他手心的热度捂得半融化,他只好加快了速度:“怪不得他来找我给他算冯宝宝在哪,我问他怎么不找你他也不肯说,你就直接告诉他了?”

“嗯。”王也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给他垫在脆筒下面,“你给他算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

诸葛青突然问道:“道长你很信命吗?”

王也撇了他一眼,提醒:“我改了你的命。”

“哼。”诸葛青嗤笑一声,“那你为何不给张楚岚一个机会。”

“因为没有任何机会,我算了他的每一个走向,没有一个好结果。”

“不作为,是唯一一个能保全他的结果。”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到垃圾桶旁边把半支甜筒扔了进去,其实他每一次也吃不完,可就是想着这个味道。他低着头用手帕把指尖的奶油擦净,走回到长椅处,冲着王也抖开手帕。

“道长,你的人和你这张旧帕子一样,一点儿没变。”

“你还是老样子,坚持着你所谓最好的结局。当年你肯让张楚岚自己做选择,现在却恨不得把他其它的路都堵死。”

诸葛青说着像是怪他的话,可脸色平静无波,和问他中午吃啥一样轻巧。

但王也看得清他眼底的阴郁,道:“因为不一样,当年我尚且不出他的结局,所以我给他机会自己走,现在我能算出来了,就没有理由放他往绝路上走。”

“不对。”诸葛青截住他的话头,“不是这个原因,道长,这不是真正的原因。”

“不是算不算得出来的问题,道长,是你的保护欲。”诸葛青把帕子抛回去,“你对你身边的人保护欲太重,只要是你认定的人,爱人,亲人,朋友……你都恨不得把他们的每一步都算好,按着你的步骤来走。”

王也神色微动,没说话。

“可是道长,不是所有人都一定喜欢那个最好的结局。”
“最好也只是好,不是完美。”

诸葛青往后一靠,北京的空气并不好,天空是灰白色的,也没见到几只鸟。他身上奶油的甜香和王也身上清爽的茶香味纠缠在一起,诡异的和谐。

王也捧起茶杯,他今天泡了白茶,清甜的香味在他舌尖打着转,这分明是诸葛青才喜欢的味道。

他幽幽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替两个人做了选择,你说的我,简直就是个大恶人啊。”

“是三个,还有道长你自己。”

诸葛青摇头,点了点王也的眉心。

“那你说当如何。”王也正色道,“别给我说你没算,老青,你要我看着他自取灭亡吗?”

“挺好啊。”诸葛青轻松回到,“我连自取灭亡的机会都没有呢。

他软软的南方口音像一条蛇一样,顺着话语爬去缠住了王也的心脏。

“别疯了,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王也握着手帕的手猛地一紧:“你绕来绕去,还是在为那件事看不破。”

“你有你的执着,我也有我的。”诸葛青分外坚决:“还是那个问题,王也,你后悔吗?”

“不后悔。”王也缓缓吐了一口气儿,“诸葛青,你再问多少次结果都不会变。”

“那我就明年再问。”诸葛青听到他的回答也不恼,“道长,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要吃那个甜筒吗?”

王也沉默着,他好奇过,但他此刻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听到答案。

诸葛青对他的逃避式沉默也习以为常:“当年我和你告白之前,紧张地一口气儿吃了五个甜筒,整个人都是甜腻腻的,导致我和你接吻时除了这股子草莓奶油什么都没感受到。”

诸葛青低着头笑:“后来我再也没吃完过一个甜筒,但我每次见到你还是想试一试,能不能再从草莓味里找出和你接吻的感觉。”

王也不愿意再听下去了:“别说了,老青。”

“不说就不说吧。”诸葛青转过身走向公园门口,王也没跟上去,“回去了,道长,明年见。”

王也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走到门口时又停了下来,轻飘飘的声音顺着风传入他的耳朵。

“如果不是完美,那我什么也不要。”

故事解释:大概就是八奇技之争结束后宝儿姐离开了,张楚岚一直在找她(其实还是有很多问题没解决,很危险),王也算到如果张楚岚再继续追下去宝儿姐没什么但他会死的很惨,不愿意帮他,而阿青觉得对张楚岚而言陪着宝儿姐更重要,死了也值得,就去帮他。其实阿青是想通过张楚岚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什么都不畏惧——道长算到如果阿青再和他纠缠不清结局也会特别惨,道长不舍得他受苦,擅自做主拉开他们的距离,把阿青赶回诸葛家。
阿青唯一的条件就是每年有一次谈话,其实就是想说服王也,可惜从没成功过。
阿青每年都问他后不后悔,其实就是在逼着他复合,想和他在一起抗。
但王道长宁愿他不甘也不允许他被他连累而死,想用时间来抹平感情,所以即使动摇了也咬着牙坚持说不后悔。
所以道长最后才说“不想听了”,如果再听下去他也会受不了。
诸葛青觉得和王也在一起白头到老当然是完美的结局,如果要离开他来成就那个最好的结局他宁愿不要。
诸葛青觉得最重要的事就是和王也在一起,而王也看的最重的,是诸葛青的命。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