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心里鬼

           文/求道

 

PS:@川寂 点的大学生灵异au和 @等一个蓝盒子 的一点都不温馨的情侣睡衣梗合体,不好吃别揍我,顶锅盖逃窜

#都是心里的鬼#

#一个脑回路清奇的老王#

#今天卡文,还是在文学史课上偷偷码字更有感觉啊老师我对不起你#

(一)

在诸葛青第八十二次偷瞄王也时张楚岚终于忍不住在桌底下狠狠拧了他大腿一把。诸葛青一身细皮嫩肉,疼得一哆嗦,反射性的一脚就把张楚岚踹下了椅子。

张楚岚顶着风俗史老头扎人的眼神,赔着笑又挪回去,和一旁正襟危坐的诸葛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张楚岚在心里唾弃着诸葛青装模作样,天知道上课三十分钟了,诸葛青桌上的课本可是一页都没动过。

他趁着老头板书,凑到诸葛青耳边低声吐槽:“你是要把眼睛都粘人家身上吗?就是块石头也经不起你这么看啊,你要把人给看秃噜皮了吗?”

诸葛青忍不住又瞟了眼王也的发际线,瞧见老头的视线又被张楚岚吸引来才赶紧收了神。

他抬手半遮住嘴巴,冷飕飕地怼回去:“你还是先把你看冯宝宝的目光收一收吧,搞不好我下次见你就是在土里了。”

“宝儿姐才不会埋我。”张楚岚找了个没趣,撇撇嘴:“我还以为你瞧上人家了,老青,你不是被打击出感情来了吧,斯德哥尔摩症可要不得啊。”

诸葛青嫌恶地看了他一眼:“张楚岚,你天天能看点正经东西嘛?”

“我又干嘛了?”张楚岚感觉自己又替徐四接了一口黑锅,大感委屈,“我听徐四说的好不好!”

诸葛青没再理他,张楚岚个二球,说话完全不知道遮掩,老头已经死盯着他们这一片了。

果然,下一秒——

“张楚岚!你给我起来讲讲我刚才说了什么!”

张楚岚苦逼地站起来,刚想让诸葛青给救个急,低头一看,人又把视线定到王也身上了。

他愤愤地想:

靠,诸葛青绝对有鬼!

 

(二)

的确是有鬼,我心里有鬼。

诸葛青再次从门卫处接着一个匿名包裹时严肃地想。

这是他收到的第七个匿名包裹,也是他在现实里认识王也的第七天,他大概能猜到包裹里装着什么。

这并非是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是这个寄包裹的人格外的恶趣味——

寄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在梦里出现过的很有代表性的东西。

诸葛青拆开包裹,对着箱子里出人意料的米妮连体睡衣陷入了沉默。

我必须得找王也聊一聊了,真的。他想。

 

 

(三)

诸葛青有个秘密,他有阴阳眼,能见鬼。

他诸葛家的人多少都有点异于常人之处,主家这一代更是出了两个阴阳眼,他和他弟弟诸葛白。不同于诸葛白的胆小害怕,诸葛青对鬼魂是充满兴趣的,他从小的玩伴就是一些无害却有趣的魂灵,但他长大后逐渐意识到在普通人眼里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是不正常的,他并不想成为一个异类,于是就不太爱睁开眼睛,瞧着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他皮相好,笑起来越发勾人,一直位列学校“最想交往的男生”排行榜首位。

诸葛家有英灵庇佑,一般的鬼除非他们自己允许都是近不了他们身的,可诸葛青也不知道是走了哪路霉运,一进入大学就碰上个例外。

诸葛青被一只织梦鬼给缠上了。

顾名思义,织梦鬼就是喜欢给人造梦的鬼,而诸葛青遇上的这只,生前就最喜欢看《咒怨》,死后也没个消停仍然只对恐怖片怀抱着满腔的热情。

每一只织梦鬼都是好导演。诸葛青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只是他非常地忧郁为什么自己碰上的就非是个恐怖片导演呢?

夜夜在恐怖故事里跑过场的诸葛青身心俱疲,感觉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却一直没个解决的法子。

事情出现转机是半年前他去历史学院作交谈时发生的,他从学妹口里知道了历史系的一个怪人。据说他从不来上课,却年年考试拿第一,作为一个道士行者却信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气质特别仙风道骨,感觉给他片云就能上天。”

这是学妹的原话,学妹见他精神不好,硬塞了他一个据说是那位怪人自制的很有效的安神锦囊。

诸葛青并没有多信,只是出于对女性好意的尊敬和那一丢丢好奇心让他把这个绣着仙鹤的锦囊带回了家而不是早早扔进垃圾桶。

而在那天晚上,他的梦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四)

诸葛青在马路上狂奔,后面跟着一群“嗷嗷待哺”的丧尸。

丧尸剧本简直是最反人类的场景没有之一,如果能回到以前,他一定要把第一个开发出这个脑洞的人干掉!

诸葛青气喘吁吁地被堵在了死巷里,暗暗下定决心。

每一次遇上这种剧本诸葛青就感觉自己是神庙逃亡里的那个倒霉蛋,超负荷的越野活动实在不适合他这种脑力选手,还不如被吃了算了。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一团亮白色的光团从天而降掉在他怀里。

“现在的织梦鬼都这么拼的吗?还真是大场景啊……”诸葛青一脸懵地看着光团慢慢变暗露出一只蔫不拉几的黑鹤,淡定地打量了下四周竟开始口吐人言。

这不科学。诸葛青扶额。不对,被鬼缠上这种事本身就已经不属于科学的范畴了好吗!一只会说话的黑鹤又怎么样,who care 啊?!

而且……他又仔细的打量了下这只分外眼熟的黑鹤,这分明就是锦囊上绣的那一只嘛!

“仙人救我!”

诸葛青清楚地感受到那只黑鹤冲他投来怜悯的眼神,诸葛青意会了下,大概就是:这孩子不是被吓傻了吧。

黑鹤拍拍翅膀,语重心长地丢下一句话然后直直地朝围堵他的丧尸群飞去。

“唉,同学,要相信科学啊,多背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你自己就很不科学好不好!诸葛青觉得槽点太多不知道该从何吐起。

他还在脑海中疯狂咆哮,黑鹤已经解决掉那群龙套慢悠悠地飞回来停在他肩膀上,比刚出现时更无精打采了些。

诸葛青突然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暖洋洋的白光以他为中心四散开来,形成了一个小空间。

“把梦境全破坏太费劲了,我懒得动,咱们撑个结界将就将就吧。”

“啊?”诸葛青无语,“这我还不是在梦里吗?”

“那能一样吗?”黑鹤跳下他的肩,在地面上把翅膀一摊,冲他示意,“枕我翅膀上睡吧,梦其实就是深度睡眠的一种,只是你的梦……”

黑鹤斟酌了一下用词:“实在是太活泼了,你的精神才会觉得累。我这儿他进不来,你也赶紧睡吧,都几点了,哎呦喂,累死我了。”

不睡白不睡。诸葛青立马躺平,这翅膀毛绒绒的,枕着倒是挺舒服。

他伸手戳了黑鹤两下,黑鹤扑腾着另半边翅膀把他的手扫开,眼睛却闭得牢牢的。

睡着了?诸葛青很不可思议,但久违的安静平和让他的睡意缓缓袭来。

不知道明天晚上它还在不在?诸葛青在彻底陷入睡眠前想着。这锦囊倒是挺有作用。

 

(五)

“你怎么才来啊!”诸葛青抄起桌上的书朝后边那个女鬼砸去,他已经在这个别墅里绕了半个多小时了。

“有点事。”黑鹤趴在他头上,还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房子结构,“啧,还挺会玩啊,这不是寂静岭P.T的那个房间么?诸葛青,你循环几遍了?”

“你管他几遍啊……”女鬼又没了影,诸葛青蹲在走廊上平复呼吸,“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还有,你有事?一个护身符能有什么事?”

“我都进到你梦里了还能不知道你叫什么?”黑鹤哼哼了几声,“鬼都能有事,我为什么没有?”

诸葛青无言以对。

“遇到lisa了,啧,你跑得倒是快,再跑个一两圈就能出去了。”黑鹤拍拍他的肩膀,“愣着干嘛?跑啊!”

诸葛青深吸一口气:“你不是来帮我解决问题的吗?”

“是啊。”黑鹤理直气壮地回他,“可今天就是个小短剧,你自己能解决就别让我来了,真的累啊。”

诸葛青认命地开始继续跑。

 

黑鹤的性格十分懒散,总是一副干劲不足的样子。但它也是只很有趣的鹤,懂得多,也见识得多。诸葛青渐渐觉得梦也挺有趣,好像终于从单机游戏转向了联机,有个人,呸,有只鹤陪着,每天晚上做梦倒变得让人期待起来。

他也怀疑过这只鹤和那个历史怪人有什么特殊的关联,可黑鹤嘴巴紧得很,从来不说自己的情况。诸葛青为此还特地去了历史系想着能和人见一面聊聊,却得知人家出去采风了。

一个历史系的采什么风?诸葛青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却听着学妹在一旁嘀咕,都说王也学长是去除妖捉鬼了。

王也啊……诸葛青摸着下巴,难道真还有会降魔除妖的道士?

 

(六)

“老青,院里有个比赛让你去参加。”张楚岚推开门,冲他扬了扬手里的单子。

“不去,又是院里搞得无聊事。”诸葛青打了个哈欠,最近黑鹤来得晚,没了它翅膀诸葛青居然睡不着。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又不能一辈子枕着人家翅膀。

张楚岚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贼兮兮地凑上前:“真不去?咱们导员可是跟历史学院打了赌的,要是输了……就咱导员那破脾气,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诸葛青听着,来了兴趣:“我们文院又不是只有我一个,陆玲珑风莎燕贾正亮,他们可不比我差多少。历史学院这次是石乐志了?怎么有底气跟咱们打赌了?”

张楚岚耸肩:“听说是他们院的一个神人回来了,历史系那群老古董们底气都足了不少。”

“神人?”诸葛青若有所思,“知道名字吗?”

“呃,我看看……”张楚岚开始在单子上找名字,“哦,有了,叫王也。”

“……”诸葛青一把抓过单子,盯着那个名字看了半晌,“给老头回话吧,我去!”

 

诸葛青其实是在心里打小九九的。

王也应该有些手段,那黑鹤可能就是他养的。诸葛青想和他商量商量,把这只黑鹤讨来,诸葛家百年底蕴深厚,也颇有些奇物,只要王也不太过分,他愿意拿些东西来交换。

黑鹤那般有趣又洒脱,不应该被禁锢在一个人手里。

 

(七)

诸葛青挡在王也面前,张楚岚跟在他身后紧张地絮絮叨叨。

“老青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人有失策马有失蹄嘛,这次只是个意外,你下次一定会赢的……”

诸葛青没理他,他的确输了比赛,但他输的心服口服。

王也的确是个神人,博古通今思维超前,论述起来条理清晰,让人忍不住就信服于他。

他诸葛青不是输不起的人,他只是有些事情需要证明:“王也学长,你每天晚上,休息地好吗?”

张楚岚一副雷劈了的表情:“老青啊,你别吓我啊,输赢都不是事,你别威胁人家啊……学长您别生气啊,我这同学脑子不太好使。”

诸葛青没好气地糊了他一巴掌:“闭嘴。”仍紧紧地盯着王也。

王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挺不错的。”

 

诸葛青在看到王也的一瞬间就觉得不太对。

太像了,那聋拉下的眼皮,没精打采的样子,甚至身上和现世格格不入的黑色道袍,太像黑鹤了。如果才开始还有希望是他搞错了,王也一开口,诸葛青就不得不承认,平平淡淡的语调里都能听出几分懒散之意,黑鹤就是王也!

他想着自己每天把黑鹤抱在怀里揉搓地生无可恋,高兴了更是亲亲摸摸,天马行空地念叨着王也真人三头六臂的形象,他此刻只想找块豆腐撞死!他都干了些什么啊!

王也意味深长的笑容吓得他心惊肉跳,不顾众人惊愕的目光,转身落荒而逃。

 

(八)

诸葛青已经六天没做梦了,自从他那天逃跑后他再也没进过恐怖片小剧场,也没再看见过黑鹤。

可是诸葛青睡得更不好了,他总觉得枕头不够柔软睡前活动太空虚。

诸葛青黑着眼圈摸着锦囊上的仙鹤,幽幽地道:“我想吸鹤。”

张楚岚躲在门口瑟瑟发抖:“老青啊,你压力不要太大,偶尔输一次真的没什么。你知道现在院里……”

“哼。”诸葛青伸手,“他们又在造谣什么?我的包裹呢?”

张楚岚吞吞吐吐:“他们说你……他们说你被王也搞出心里阴影了,所以才门都不出。”

“哼。”诸葛青又是一声冷哼,暴力地一把扯开盒子,里面掉出一个恐怖的皮面具。

张楚岚定睛一看,这不是忌日快乐里凶手的装备吗,老青这是要干嘛?

他哆哆嗦嗦地扭头,诸葛青提着面具冲他微笑:“我也觉得,我有心理阴影了。”

张楚岚大喊着“诸葛青疯了”夺门而出。

忌日快乐的面具,人形师里的娃娃,甚至还有会自动播放午夜凶铃的电视机。

诸葛青深刻地感觉到了王也的恨意,如果不是有仇,谁会送这些东西给别人!

(九)

下了风俗史公共大课,诸葛青让张楚岚先滚蛋,提着那些独特的礼物去堵王也。

王也懒懒地冲他打招呼:“诸葛学弟,你晚上,休息的好吗?”

诸葛青僵着脸回他:“挺好的,谢谢学长关心。学长我错了,我不该在背后诽谤你,不该玩弄你,但你也不能天天寄包裹恐吓我吧!”

“恐吓你?”王也的视线移到他手里的包裹,“你不喜欢吗?”

诸葛青一口血梗在嗓子里:“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些东西啊!”

王也耸耸肩:“我觉得你每次和我吐槽的时候都挺开心的,觉得做个定情信物挺不错的。”

并不是开心好吗,只是有人陪着会不害怕而有趣!等等,什么鬼,定情信物?

诸葛青看看这些诡异的礼物,又看看王也一本正经的脸:“学长,你是认真的吗?”

王也笑了,俯身点了点他眼下的乌青:“我最近,休息地不太好。学弟你又怎么,这么重的黑眼圈呢?”

诸葛青没说话。

王也叹了口气,但脸上笑意更甚:“老青,你是阴阳眼吧,到底是织梦鬼在作怪还是我在作怪你真的分不清吗?”

织梦鬼早在王也进入他梦境的第二天就跑了个没影,诸葛青是知道的。

可若说这梦境是王也一人作的怪……

诸葛青嗤笑了一声:“老王,你以为没了织梦鬼的影响,我的梦境是你能轻易操控的吗?”

一开始心里并没有这个念头,谁会对一只鹤图谋不轨啊!只是贪图黑鹤柔软的翅膀枕和他建立起的暖洋洋的小世界罢了。

如果说王也对诸葛青是一见钟情,那诸葛青对王也就是日久生意。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无缝对接的谈话,三观相投的思想……每一点都那么对他胃口,所以才起了要把黑鹤从王也那里带走的念头。逃跑也不是真的羞愧,只是巨大的惊喜和意外冲昏了头脑。

不用搞人兽拍拉图恋爱了,真好。王也长的真合他心意啊,好喜欢。

可还没等他出击去掰弯王也,包裹就到了手。

他是不是讨厌我,他是不是恨我,他是不是不想和我继续下去了!

 

事实告诉我们,送人礼物真的不要瞎搞。

 

诸葛青拿出最新的礼物,米妮连体睡衣:“别的你可以说是我们俩梦境小纪念,道长,这个什么意思,你可惜我不是女的吗?”

王也挠挠头:“我留了一件米奇睡衣。”

“?”诸葛青脑内灵光一闪,“你这是情侣睡衣?”

“对啊。”王也大剌剌地道,“我在追求你成为我的恋人啊。我找了找,没有俩男的情侣睡衣,米老鼠多可爱,我要了最大号,咱俩凑合凑合吧。”

“谁要和你凑合。”诸葛青被他奇怪的脑回路给气笑了。

“那你要退回吗?”王也终于认真起来,“退回了你就没有男朋友,没有黑鹤枕,没有小世界了。”

“谁说要退回了!”诸葛青一把扯过把睡衣塞进袋子里,生怕谁抢了去。

他勉勉强强地道:“虽然道长你品味独特,但我可以为了你,嗯,将就一下。”

“不过——”他话锋一转,“我才不要粉红色,我要那件米奇睡衣。”

“行行行,都行。”王也一把抱住他,“你打算将就多久?”

诸葛青狡黠地笑了笑:“没多久,看你表现喽,努努力就一辈子吧。”

 

评论(2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