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过客

 

               文/求道

 

#世上只有一个王也,他是独一无二的宝物#

@等一个蓝盒子 这个人点的梗,大家去打她#

#其实,挺甜的#

 

 

你走了以后,我便只是其他人故事里的过客,因为再也没有你这样一个人,值得我停留。
                                                                        ——题记

诸葛青总是在清明节的前一天去看王也。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也不是你们想的什么特殊约定,只不过是因为人少。

诸葛青总是要在那待上一整天,所幸王家有钱,给王也买了块地安眠,诸葛青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多久也没人注意。

其实诸葛青是不太满意这块墓地的,他总觉得太过凄清,不适合王也。外人总觉得王也道长仙风道骨,性子也应该是个好清静不喜纷扰的。但那些都是外人的看法啊,诸葛青知道,王也这个人,和他是截然不同的。

诸葛青外热内冷,看着对谁都好,但心里并不热乎;而王也是外冷内热,平时懒懒散散最怕麻烦,可真出什么事比谁都急。

王也喜欢呆在热闹的地方,他喜欢听着巷子里清亮的叫卖声,路边老爷子手里咿咿呀呀的收音机戏声,隔壁院子里小孩儿的嬉闹和大人的笑骂——

这些都是人味,听着都安心,才能真正感觉到自己活着。

王也爱坐在四合院里的摇椅上,就那么静静的听着。

他就是那种自己本身不适合热闹,也不爱参与到热闹,却会因为别人的热闹而欢欣的人。

而这块地太静了,一点儿人味都没有,他怕王也寂寞。

 

诸葛青拖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他蹲在那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掏。

哈尔滨的大列巴和红肠,河北的麻酱烧饼和酱香驴肉,湖北的周黑鸭和鱼糕……他用一箱子吃的把王也的墓碑围起来,看着红红绿绿倒有了几分人气儿。

他爱吃,以前休息时最常干的事就是拉着王也一起畅想八奇技事了后他们的美食旅程。攻略做的一次比一次详细,可等到最后出发的时候,却只剩下一个人。

诸葛青摆好东西,站起来娴熟地点了支烟。

他以前不抽烟,也并不会抽烟。王也不喜欢烟味,每次见着张楚岚都得嘀咕他半天,搞得张楚岚每次和他们见面前都还得去洗澡换衣,但即使这样,张楚岚也没能戒掉烟。

他问过张楚岚为什么要吸烟,张楚岚笑着说他不会懂,孤孤零零地活了十几年,没个倾诉的人,连眼泪都只能靠烟呛才出得来。

后来他在王也的葬礼上全程一言不发,眼泪也没掉一颗,所有人在为王也悲伤的时候还在替他提心吊胆。张楚岚把他扯出去,点了烟强塞进他嘴里,中华烟又苦又辣,后劲儿十足,他不会抽,呛得连连咳嗽,眼泪顺势落了下来。

张楚岚陪他蹲在殡仪馆门口,他一边抽一边呛,咳嗽地满脸泪也不肯停下。

张楚岚熟练地吐了个完整的烟圈,道:我是真希望你能永远不懂。

可是那个能宠着他让他永远不懂的人已经没了。

再后来他越发熟练,再没被呛得那么狼狈过,可同等的他的烟也戒不去了。

 

“今年还是在张楚岚那过的年,那小子老打电话,还威胁我要不回去他就在哪都通下单子让冯宝宝捉我,你都压不住那个冯宝宝我那敢和人家硬抗啊,赶紧收拾行李从漠河跑回去。漠河是真冷啊,你要是去了肯定受不了,北京的冬天你都恨不得缩在暖气片旁边,要在漠河你肯定也不愿意陪我出去要天天赖在床上。现在好啦,我一个人,想往哪跑就往哪跑没什么犹豫的。”

“张楚岚还是老样子,办起事来更无赖了,不摇碧莲的名头也是越发响亮,据说和西南的那个王震秋并称圈内两大毒瘤。张灵玉终于还是和夏禾在一起了,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芳心碎了一地,不过我估计没我当年宣布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多,毕竟张灵玉那人死板又无趣,哪有我好是不是?老王啊,这么一想你可真是走了大运才能和我在一起。”

“我去了武汉,武汉的市井味也特别重,我觉得你肯定喜欢那个氛围。热干面对我一点儿也不友好,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就没问题,毕竟你可是豆汁儿都能一碗闷的强人。我还去了四川,没想到我堂堂诸葛武侯家的人开着奇门都拿那路没办法,第一天晚上差点找不回酒店,多亏遇到一个可爱的妹子把我送回去。要是你在的话肯定又要不高兴,不过你放心啦,我和人家什么事也没有。”

“四川的火锅真辣啊,不过也很带劲儿,要是你在肯定又会要鸳鸯锅,要我说入乡随俗只要辣底才最正宗嘛。”

诸葛青弹了下烟灰,继续道:“咱俩那个美食地图我已经跑了一大半了,一个人也挺好的,方便。”

“我很久没遇到什么异人了,圈子里的事我不掺和,有些试图找我的人也都被张楚岚他们解决了,我现在过的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老王你羡慕吧?”

“老王啊,你怎么就走那么快呢,你再多撑几天就能和我一样了。”

 

 

诸葛青把烟头碾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其实我刚刚都是骗你的,一个人一点儿也不好。没人给我拍照,没人陪我吃东西,没人和我看风景,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王也,这没意思透了。”

诸葛青无奈地笑了笑:“可是这是你喜欢的啊,你没完成的,只好我来替你了。我总是不愿意让你失望的。”

“我路上遇到很多人,他们都有自己有趣的故事和生活,也曾有人邀请过我去加入他们的队伍,我没同意。咱们说好要一起完成这个美食地图,你食言了我可不能再食言,这是只属于我俩的故事。”

“王也,你总是太天真,妄想着我完成了我们的故事便可以开始新的故事。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本身就是我故事里的一部分,没了你,这个故事永远也不会有结局。”

“你让我永远守着一个残缺的故事。但你别愧疚,都是我心甘情愿。”

“毕竟,老王,一个人只能在一个故事里做个常驻客,但我既然选定了你,就注定要做一个过客。”

 

 

评论(2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