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爱神的考验

                              文/求道

@花落人逝去 点的梗,做了一点小改动,那个写起来可能长篇会更合适。希望改动后的你也能喜欢。

#有直接引用原漫画310-312话的内容#

(1)

张楚岚是一切祸患的根源!

王也摸着疼痛的后脑勺醒来时脑子里猛地蹦出这么一句话。

这并不是污蔑,王也是有根有据的。

龙虎山差点身败名裂的老天师,如今混乱不堪的异人界,甚至现在他不知道被困在什么个鸟地方……这一切事情发生的背后,都能找到张楚岚的影子,如果不是王也把他品性看得透透的,指不定要怀疑他是不是异人界背后的黑手。

王也从碧游村出来就待在天津没动,美其名曰是要跟着张楚岚体验生活实际上是理不清自己对诸葛青的心思。

他活了二十几年,亲情友情都体验过,可这天天把人放在心上念叨确是头一回。说是改了人家的命要补偿,可也没见过恨不得要把自己补偿进去的啊,张楚岚虽然没有实际经验,可这纸上谈兵倒是有一手——老王,你那明明就是爱情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王也醍醐灌顶想了个明白,对张楚岚表示了极大的赞赏,你小子,还是很有用的嘛。

事不宜迟,诸葛青和碧游村出来的那个傅蓉打得火热已经是众人皆知的消息了,再不下手指不定人就要被拐跑了。

 

“老王,你今儿个要摊牌了?”张楚岚听见王也急急忙忙地打电话要订包间,敏锐地感觉有大事要来到。

“嗯。”王也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试图从柜子里找一件正式点的衣服来。其实他也是形势所逼,如果时间允许他更愿意去找诸葛青多培养培养感情,可眼瞅着傅蓉那么大个威胁挡在面前,他又实在忍不住。

但他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虽然能算到他和诸葛青命中有缘,可他对诸葛青暧昧不明的态度实在摸不透,若即若离却又对他实实在在有几分不同,没把握啊。

张楚岚闻言低头在身上摸索了老半天,然后不知从哪个旮瘩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红纸片塞进他手里:“老王,这是最近世面上很灵的爱情符,兄弟对你够意思吧,我刚求来就给你了,祝你马到成功,一举拿下老青。”

不等他回话,张楚岚已经溜溜哒哒地晃出了他房间。

他虽不信这些,但还是想求个心理安慰,于是好奇地去瞧这符咒上画的啥,可这刚一展平红纸就觉着脑袋一晕,不由自主地往后倒去。

(2)

我真是信了张楚岚的邪!如果真有用他怕不是早把这玩意给供起来来了,还能轮得到我?

王也恼火地从地上爬起来,对自己给予了张楚岚过度的信任而感到十分后悔。

 

“王也,你真的要去给诸葛青告白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王也一跳,他仔仔细细地把自己所处之地又打量了一遍,确实是白茫茫一片除了他毛都没有。

“您哪位啊?”王也决定先客气客气。

“我是爱神。”

王也掏了掏耳朵,不好意思地道:“抱歉啊,我可能听错了,您能再说一遍不?”

“我是爱神!”这个声音明显被王也的动作刺激的有点暴躁,但还是很尽职尽责地说完了自己的台词,“你们这群轻率的人类啊,总是为一时的荷尔蒙冲动去表白心迹。你们了解彼此的过去吗,你能忍受他的缺点吗,你能保证在看见了他所有的黑暗面后还能对他始终如一吗?”

王也奇怪地问:“照你说的怕是没几个人能成对吧,你这爱神还没下岗?谁还没点儿不好的地方啊。完美无缺的是你们神,正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我们才是人,才更生动,才愿意在爱情中去完善我们自己啊。”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再响起来时明显有股死鸭子嘴硬的味道:“哼,人类总是说的比唱的好听,既然你这么说,就去试试吧。”

“通过我的考验,你才有告白的资格。”

这到底是哪门子盗版爱神啊,明显是拆人姻缘的吧!王也还没来得及吐槽出口,一阵天旋地转,他又被扔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3)

这明显不是北方,空气清新湿润让王也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不少。

他蹲在树上,还在犹豫要不要下去,一群小孩叽叽喳喳地哄到树下,吵闹中一个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哼,那个诸葛青仗着族老们喜欢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让人讨厌!”一个稍大的孩子义正言辞地道,但脸上的嫉妒根本遮掩不住。

另一个孩子接口,一脸坏笑:“那咱们去教训教训他吧,就算他再厉害,能打得过我们所有人?”

王也摇摇头,小孩子的恶意才真是可怕,连对错都不用分,只是靠着心情去做。他不想再听下去,直接朝后山跑去,他没隐藏身形,却也没人发现他。果然梦里的人都看不见他。

他已经猜到那个爱神把他送到了哪,这应该是诸葛村,他回到了诸葛青小的时候。他听诸葛青说过,他小时候不太和同龄人玩,总是一个人在后山修炼,但他没想到诸葛青小的时候就这么招人恨,这哪里是不和人家玩,分明就是排挤了嘛。

不过也正常,那狐狸自尊心强,肯定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边跑边想,很快就瞧见一个小小的青色身影盘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哼!那群笨蛋。”软软甜甜的声音萌的王也心肝儿一颤,而诸葛青转过身来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更是把王也震得魂儿都飞了。

诸葛白果然不是开玩笑,诸葛青小时候也是个大眼灯!这狐狸也有这么可爱招人疼的时候。

王也瞧见诸葛青手里捏的是听风吟的决,果然八卦属性是从小就有端倪可循的,怪不得他使的那么顺。

“该怎么玩他们呢?”小诸葛青明显还没修炼到大诸葛腹黑的不动声色的样子,什么坏主意都写在脸上。王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果然是多余的,不论是什么时候的诸葛青也不会吃亏啊,当然,和他那事不能算上。

他撑着下巴看诸葛青在那忙活,四处蔓延的青藤缠成暗索,青藤下藏着小土坑,坑里还填着水。环环相扣,精密细致,王也不禁为他鼓起掌,没想到诸葛青小时候还有陷阱家的天赋。

小诸葛青站在坑边,看着手里金属的小暗器,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回去,王也笑着扬了扬眉。

王也正看的起劲儿,那个声音冷不丁又响起来:“诸葛青这么睚眦必报,傲慢还对小孩儿都记仇,你还喜欢他?”

王也为爱神生硬的污蔑无语了一下:“那诸葛青现在不是个孩子吗?明显是那几个小孩嫉妒他,怎么还只许挨打不许还手了不成?”

王也不是什么圣人,也没有什么以德报怨的爱好,他明白天才的苦楚,不希望诸葛青被超出年龄的理智所困囿,诸葛青这么肆意才让他安心。

“……那是你对他的滤镜太重了!我们换一个换一个!”

唉,都不让他看完结局的吗?王也有点小遗憾,但还是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反正以后有时间让诸葛青慢慢给他讲。

(3)

这次他掉的地方很熟悉,是碧游村。

难道在这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他挠了挠下巴,轻车熟路地往村子里走去。

似是引着他朝什么地方去,只有一条小道还完完整整的存在,其他交叉曲折的小路都没了踪影。王也难得燃起好奇心,脚步也加快了不少。

“等等!”诸葛青的声音突地响起,王也正好也走到水潭处,面前的场景让他心里一凉,诸葛青坐在石头上拉住傅蓉的手,声音如此急切,“我……我……唉,还是有点难说出……”

怎么,撞上他告白了?自己还是晚了一步?为了让他死心爱神可真够狠的啊。

走又走不了,王也自虐地盘腿一坐,准备如爱神所愿把这场戏看完——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期盼,只要诸葛青没那么真心,只要有一点动摇的可能,他还是要把他抢回来。他死盯着诸葛青握傅蓉的手,眼里都能喷出火来。

王也道长那么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对上诸葛青却像是把几辈子的占有欲都用上了似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以为我来告白或者说示爱?唉呀,那种事不管真假都能随时就来啦!当然,对你是真的!”

听着前半句王也面色刚有缓和,下一秒就又黑了下来。

这狐狸,油嘴滑腔,什么都能说得出来。

“傅蓉,你知道内景么……我想和你说的就和这个有关。坐,我给你讲个故事……”

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粉红场景,诸葛青的声音沉了下来,王也也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叙述听下去。

这是他所不知道的,故事的另一半。

“可他没想到,这次出行非但没有给他带来宁静反而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一切,源于他遇见了一个人,姑且把他叫做A吧。”

王也眼神微动。

“只是男孩自己心里清楚,这份友情并不纯粹……男孩自始自终还是觊觎着A的遗产。A也知道男孩的想法,他理解男孩,他不说破……所以越在A身边,男孩越觉得自己龌蹉……”

“真的很龌蹉啊!”

“你听明白了吗?!朋友在为自己拼命,而他想的是,朋友怎么不去死!”

“什么东西啊!”

王也叹了口气,他看见诸葛青留下眼泪,心里抽抽的疼。谁能没个私心呢,老青真的以为他不知道他起了杀心吗?诸葛青不知道的是,他当时心里想的是,如果是他,死了就死了吧。

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他要栽在诸葛青身上了。

可诸葛青最终不还是没下手吗,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诸葛青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是绝不会任由心底的黑暗掌控自己的。

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敢于把自己的黑暗面展露给别人看呢?虽然那个别人不是自己王也很在意,但就让他这么看着诸葛青自我厌恶,只会让他更加心疼啊。

“王也,你还喜欢他吗,他可是想杀了你啊。”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王也却没空理他,他听到诸葛青又说了什么?

“这些话怎么和A说得出口!要说我最不想被谁看到这副样子的话,那就是A了!”

王也紧紧地注视着他,他有预感要听到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话——

“我喜欢他不假,但哪怕硬挺着,我也想以对等的身姿和他站在一起!”

不同于和女孩调情时的轻巧从容,此刻的诸葛青如此难堪却又如此坚定。

我确实是给他开了滤镜。王也想。不然为什么他会在我眼里闪闪发光呢?

王也猛地站起来:“你不用再问了,我喜欢他,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真的不要再想想?”

“爱神你都没听过一句话吗?”王也放下心里的担子,轻松地笑了笑,“我们有一句很出名的话,爱情使人盲目。”

“我觉得这句话是有个误区的,爱情不是使人盲目,而是身处爱情的人,看着对方的缺点也觉得可爱啊。”

更何况,在诸葛青身上,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缺点啊。王也想。

(四)

王也再睁开眼时自己居然已经站在诸葛青家门口了。

哇,一梦千里啊。

王也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有点后悔没在张楚岚废话的时候就把那套压箱底儿的西装换上,穿着T恤裤衩来给人表白果然还是不够郑重啊。

不过没关系,和他将说出的重要的话相比,这点小瑕疵算不上什么。他知道诸葛青不会在意,因为他在梦里就已经告诉他了。

王也毫不胆怯地敲开了诸葛青的门,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慢慢从门缝间露出来心中比以往更剧烈地汹涌澎湃——啧,什么爱神的考验啊,分明就是让我更喜欢你嘛。

果然那个什么鬼爱神就是个冒牌货,他按不住心里满溢出的欢喜,冲一脸惊讶的诸葛青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微笑:“老青,友人A想进阶一下,你看行不?”

他看见诸葛青的眼中如落入了一片星辰般开始闪烁起来,嘴角弯出一个甜蜜的弧度,他轻声问:“那道长你,想进阶成什么呢?”

“赏个面子,相伴一生的人就不错,老青你意下如何?”

诸葛青凑上去吻他:“我也觉得不错。”

END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