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蛀牙

文/求道

#日常流水账#

诸葛青被王也弄醒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试图把头缩进被子再睡一会儿但瞧见王也慢慢眯起的眼睛吓得一个激灵立马从床上蹦起来。王也并不喜欢他赖床,因为只要一睡过头他就会忘了吃早饭,而王也是个很注重养生的人,对他这种不良习性一直看不惯。

“早饭我给你热好了,赶紧的。”

诸葛青无精打采地走到卫生间去洗漱,此时他还不知道一个对他而言十分残忍的噩耗就要来临了。

他含着牙刷有一下每一下地动着,牙膏是他挑的水果香,浓郁的橙子加芒果的甜香在他嘴里蔓延开来,他吧唧吧唧嘴,差点没忍住把牙膏给吞下去。就在此时,牙刷也不知碰到哪一处,先是一股酸痛从牙龈慢慢升起,然后猛地一股刺痛如蛇一般迅速窜开从他的口腔刺穿整个大脑皮层。诸葛青这活了二十多年,连被王也揍的时候也没哼过一声的人,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给刺激的一哆嗦,下意识丟了牙刷捂着腮帮子就蹲地上了。

“老青?”牙刷和大理石洗漱台清脆的相撞声把王也引过来,他探头一望就见着自家狐狸蹲在地上打颤,听见他的声音才颤巍巍地把头抬起来,眼里雾气蒙蒙闪着泪光,委屈巴巴地瞅着他。

“这又是咋的了?我的小祖宗唉!”王也顾不上收拾一地狼藉,伺候着诸葛青把口里的牙膏沫弄干净就赶紧把人抱到沙发上坐着。

“老王……唔牙痛……”诸葛青压在腮帮子的手造成他口齿不清,但王也还是轻而易举地获得他需要的讯息。

“老青,把嘴张开,我给你看看。”王也撑在诸葛青上方,捏着他的下巴打开手电筒,没过多大会儿就黑着脸得出了结论,“你蛀牙了,下午我们去看牙医。”

诸葛青是标准的南方口味,嗜甜如命。家里柜子里藏得各色糖果糕点摆出来都能开个点心铺子,而王也又是向来宠着他,家里饭菜都是按着他的口味来做,因此就连炒菜用的白糖在他们家都是以一星期一罐的速度消耗着。王也总觉得他不是个小孩儿了,吃点糖也没什么,就一直对他这个嗜好秉承放纵的态度。

而现在王也不这么觉得了,诸葛青蛀牙他负有一半责任,为了诸葛青的健康着想他决定从今天开始控制诸葛青的糖分摄入。

说干就干,诸葛青悲愤地看着王也麻溜地把他压箱底的零食都翻了出来,一股脑儿地倒进从冯宝宝那讨来的麻袋,瞧着王也明显不太好的脸色也不敢出言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好时吉百利歌帝梵瑞士莲明治都被收缴了去,反正王也是铁了心的打算一个也不给他剩下。诸葛青越看越糟心,最后差点难受得喘不过气儿来,可就这样王也也没心软,硬是把他手里偷偷藏起来的两块牛轧糖也给抠出来扔进麻袋。要不是他以死相逼誓死捍卫,王也还准备把他心爱的热带水果口味的牙膏一并没收了去。

诸葛青怏怏地缩在沙发里,捧着没味的白开水毫无下口的欲望。

他的草莓牛奶,他的桂花糊,他的多种口味的果汁……都没了!

诸葛青瞬间感觉人生都失去了希望:“老王,你不能这么对我……”

王也没理他,走进厨房把白糖罐也扫进袋子,可以说是非常冷酷无情了。

诸葛青没得到回应,连个敷衍的安抚也没收到,更是委屈地扁起了嘴。他哀怨的目光扎在王也背上,跟着他移来移去,显示着他有多不满。

王也终于忍不住了,坐回诸葛青身旁语重心长地教育他:“老青,我这不是为你好吗,再这么吃下去,我看你那牙是真不想要了。”

诸葛青也不是不明白,可他就是忍不住啊,即将吃不到糖的难耐感使他抓心挠肺地坐在那直唉声叹气。

王也无奈地按住他的后颈凑过去亲亲他:“你忍一忍,好不好?”

王也的吻也是那个香甜的水果味,他吧唧吧唧地回味了一下,感觉好像又没那么难受了:“嗯……老王,再亲一个行不?”

王也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

沉浸在亲吻中的诸葛青暗自庆幸:不让老王把牙膏扔掉,真是他做的最明智的决定了。

END

评论(2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