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温柔的尖刀(上)

                  
                         文/求道

#不要被名字迷惑,是个HE#
#完全不像ABO的ABO#

1.
你不能爱上一个太过温柔的人,因为如果他不爱你,那么他所有的温柔都会成为扎向你的尖刀。

诸葛青知道自己不该爱上王也。
2.
人体内的含水量是百分之七十,而王也的温柔就和在这百分之七十的水里,在他的血管中悄悄流淌。他的温柔不动声色,却在不知不觉间就侵入你的生活,你的四肢百骸,你的所思所想,等你终于开始警惕时,他的温柔已经融入了你的血管无法拔除,就如他的信息素,无色无味的清水,看似毫无吸引力,却是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王也是最温柔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
3.
我不该爱上他,我应该远离他。诸葛青的理智告诉他。

可我爱他,我离不开他。诸葛青的心这么说。
4.
诸葛青走在王也身边,理智与情感的纠结让他身上的蜂蜜味都带上了苦涩。

王也关切地看他:“老青,你怎么了,是哪不舒服吗?”

是你让我不舒服。诸葛青暗想,却不敢说出口,只是摇头。

王也皱眉,把他拉进了路边的咖啡馆坐下:“唉,是我太不注意了,老青你发情期快到了吧。”
他有点懊恼地挠挠头:“早知道就不拉你出来转了。”

对,你就不该出现在我身边。诸葛青心里这么想着,却脱口而出相反的话:“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来吃老王你的大户嘛。”

“行行行,随你吃。”王也无奈地摇头,招呼着服务员点单,“热柠檬红茶一杯,蛋奶酥一份,要现烤的。嗯,再要一杯水,谢谢。”

诸葛青抗议:“大热天要什么热茶啊。”

王也毫不留情地否决了他的抗议:“凉的伤身,你少喝点。”

又是这样。诸葛青脸上仍是笑眯眯的,心里却扭成一团触发了静电的乱麻,酥酥麻麻地疼痛着。总是这样,把我的喜好记的一清二楚,把我照顾的细致无缺,明明知道是他的天性所致并非自己独一无二,却仍忍不住动心。

真是不长记性。诸葛青按着心中的悸动在想象中抽了自己一个耳光。诸葛青,能不能有点出息。

“听说你最近和傅蓉在谈?”王也靠在沙发上突然开口。

傅蓉?诸葛青想着那个知道他所有黑历史和小心思的女孩打了个寒颤:“怎么可能,没有的事。”

他当然不会自作多情地怀疑王也问这个问题是有什么多余的心思,只是有点好奇他怎么会突然问到这个。

“怎么了?”

“没什么,有人听说咱俩关系不错,托我来问问。”王也耸耸肩,诸葛青觉得他突然轻松了不少——大概是错觉,老王可能不习惯当这种八卦传声筒的角色。

他笑着调侃:“难不成道长你哪个朋友看上我了,找你说媒?”

王也看了他一眼:“我哪来的异人朋友,算得上的就你和张楚岚那小子了。”

诸葛青心中一动,却很快又沉寂下去,再特殊,还不是个朋友,有什么好高兴的。

他们两个都不说话了,诸葛青却没觉得尴尬,他盯着王也闭着眼在那假寐,耳边是他均匀的呼吸声和自己难得平静的心跳声。他从不觉得和王也在一起会尴尬,因为哪怕他们就这么坐着他就开心极了。

真是卑微到让人害怕啊。诸葛青自嘲地想。
5.
“客人,您的柠檬茶好……啊!”

踩着高跟鞋的女服务员突然身子一斜朝诸葛青摔去,诸葛青刚打算伸手接住要倒下的女孩,却见王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跳起来一手接住托盘一手拦住女孩的腰。

“姑娘,小心点。”王也看女孩稳住了身形,迅速收回手离她半米远,将柠檬茶放在诸葛青面前。

“谢谢您……”女孩羞红了脸道歉,眼睛却一个劲儿往诸葛青那瞟。

啧。王也了然地摇了摇头,心想怕是坏了人家的好事,替诸葛青做了英雄救美的人。

诸葛青冷淡地看了女孩一眼,道:“扶你的人是他不是我,弄完了就赶紧离开。”

他从未对女孩如此不客气过,王也诧异地看向他,只见诸葛青接着直白而刻薄地说:“我对你拙劣的小手段没有任何兴趣。”

女孩红着眼睛委屈的跑开,诸葛青不屑地扭过头:“无聊。”

“这可不是你该做的事情啊,你以前不是说有点小心机的女孩子也挺可爱的吗?”

“我改变主意了,不顾自己本职和别人安全来使手段的女孩我可不敢接受。”诸葛青装作不经意地瞄了眼王也的手,“老王你没被烫着吧。”

“嗯?”王也低头瞧了眼自己的手,“没事,我皮糙肉厚着呢。”

诸葛青悄悄松了口气儿,理智回笼又开始为自己的冲动后悔起来。

他从没有这么失礼的对一个女孩子,哪怕是再蛮不讲理的女性他都会慢声细语地和人交谈。可他看着王也抱住女孩的腰,热茶颠簸出洒在王也手上时,他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而那个女孩含羞带怯的眼神让他怒火更盛,老王帮了你你不给他道谢给我几个意思?老王那么温柔的一个人都还抱了你你瞎了吗看不上他?你凭什么看不上他?

乱糟糟还没任何道理的想法充斥着他的脑子,他简直是疯了才会做出这么失态的事。

我确实是疯了。诸葛青扶着额头平复呼吸。只要是涉及到王也他就是疯的,太可怕了,王也就是毒药,让他沉迷,让他堕落,让他失去自我。

不能再靠近了,必须离开他,我只是个朋友而已。

诸葛青慌乱地站起来,撂下一句话就落荒而逃:“老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王也坐在那没动,也没出声阻止,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眯起了眼睛。

TBC

评论(1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