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温柔的尖刀(下)


                         文/求道

#HE无误,放心食用#
#ABO的作用大概在我这就只是个推动器#
#就是想写个迷弟诸葛青而已#

提问:猜一猜,为什么老王会在这个时候约老青出来?

6.
神爱世人,我却只是世人。

诸葛青茫然地走在大街上。

诸葛青和王也从来都不是一类人,他一直觉得王也才应该是他们诸葛家的人。兼济天下,心系天下,乱世而出,救人济世,这些形容词不论是放在他老祖宗诸葛丞相身上或是王也身上都没问题,但若和他自己配起来就格外脱节。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先为自己着想的。
他在碧游村说的这句话是实话,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生活态度,他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人,他不高尚,他对王也有无数不可告人的念头。

所以他才会在王也面前生怯,王也是他见过的最坦荡荡,最无私的人,他有一颗悲悯的心,他不惜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下,淌入浑水去劝阻张楚岚,会在他拒绝后仍待在碧游村不肯离去,会为了改了他的命而长久地愧疚——他总是在为大多数人着想,对他好也不过是因为他也是那个大多数之一。

大概是一切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生物的共同态度,他们渴望光明又畏惧光明,想求得光明带来的温暖,又怕在光明的对比下显现自己所有的阴暗面。

诸葛青渴求他的温柔又畏惧他的温柔。他的温柔是给世人的,他却妄想独占所有。

高尚与卑鄙,无私与自私——在王也面前,他总是忍不住把自己贬低到尘埃里去。

我配不上他,也不可能得到他。诸葛青绝望地想。

王也无处不在的温柔瞬间变为尖刀把诸葛青的心扎的鲜血淋漓。
7.
情潮的爆发迅猛而激烈。

诸葛青的发情期本就不规律,过大的情绪波动推进了他的发情期快速到来。

甜蜜的蜂蜜味把他笼罩起来,而这时候他都不忘记自贬:我就和这蜂蜜味一样甜腻到虚伪。

他强撑着开了奇门,踉踉跄跄地想往酒店走。他不是没想过打电话给王也,一个发情的omega走在大街上实在太过危险了,但他又不敢。发情期的omega情绪是最不稳定最脆弱的时候,他从没在发情期的时候出现在王也面前过,他怕自己没忍住就说出什么来。

王也当然不会为了他喜欢他而疏远他,他甚至可能会把一切原因又揽在自己身上,加倍地对他好。

可是他要的不是这些啊,如果他不是爱他,他不是那个唯一,那么他多倍的温柔只会把他痛苦地撕裂。

诸葛青承受不了更多的刀刃了。
8.
“王也……”诸葛青脑子昏沉沉地走回酒店,终于到门口松懈下来,他抵在房门前情不自禁地喃喃着,“王也,王也……”

他越喊越委屈,酸痛感从心底窜到眼底,凭什么,我要为你把自己弄到这副田地。

“老青。”一声惊雷劈在他脑海里,他转过头,王也就站在他身后,眼神晦暗不明:“老青,你为什么喊我的名字。”

他一个趔趗吓得后退了两步,王也却紧逼不放:“老青,在这个时候,你为什么会喊我的名字?”

诸葛青强装镇定:“不,你听错了……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的听力没衰败到那个样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听不出来。”王也的语气加重了几分,诸葛青感觉到他眼底有什么要喷涌而出,“你以为我会放任一个即将迎来发情期的omega独自离开?”

“诸葛青,回答我的问题。”

你那么聪明,不该早就猜到了吗?为什么还要逼我如此难堪?

他无力地扯着唇角道:“王也,你不是都猜到了吗,为什么还要逼我?”

“因为我想听你说明白。”

王也的表情很冷静,信息素却毫不收敛汹涌地扑向他,平和的清水积蓄成海浪。

诸葛青瘫软地靠着房门滑落下去。

“老青,我想听你说个明白,为什么呢?”他还是不肯放过他。

“够了,王也,别再伤害我了。”诸葛青眼里全是泪,他甚少这么狼狈过,他在王也的靠近下瑟缩着,“够了,别再伤害我了。”

“我从来没想伤害过你。”王也停下脚步。

诸葛青露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他已经破罐破摔了:“你不爱我,就是在伤害我。”

你不爱我,就应该远离我,就不该对我那么好,就不该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希望,因为如果我不巧的爱你,你就是伤害我。

王也苦笑着擦去他的眼泪:“诸葛青,我一直以为,是你在伤害我。”

“你可以对所有人都温柔,为什么却吝啬到不愿意分给我一丝一毫,你对我给予的好避如蛇蝎,却毫无芥蒂地接受任何人对你的爱意。”

王也轻声道:“诸葛青,我嫉妒得都快发狂了。你让我变成了一个自私小气又丑陋的人。”

诸葛青痛苦的眼神转为茫然,又在王也沉沉的视线里炸成了惊喜。他眼底灰色的浓雾终于被驱散开,希望的阳光使他闪闪发亮,可他仍有点不自信,抖着嗓子小心翼翼地求证:“王也,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也按住他的后颈贴着他的额头,他不爱玩什么花架子,想了想还是决定用最直白的话语郑重地回答他:“诸葛青,我爱你。”

他们两个人所以为的毫无希望的苦涩暗恋,早已在情不自禁中发酵成了双向的爱恋。这两个在爱情里失去了所有理智和清明的人,终于从毫无意义的自我折磨里挣脱而出,拉住了对方的手。

这是偶然,却也是必然。

因为水再清澈,毁掉它,也只需一滴外来物。而诸葛青盘旋在王也的世界里已经太久了,足够水彻底地与蜂蜜合为一体。
9.
“如果那个人不是你,就算愧疚也不会把自己赔上;扶她也不是天性使然,是怕伤了你;不会放一个发情的omega独自离开,可选择跟在身后而不是报警是因为是你。”

“约你在这个时候出来,也不是无心,而是有意。”

“我不是神,我也有私心,我的私心就是你。”

“你看,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完美,你把所有的褒奖都给予我,我却把所有龌蹉的念头都加于你。诸葛青,我这么一个人,你还会想独占我吗?”

“求之不得。”
10.
温柔给世界,私心给你。

因为你,就是我的温柔本身。

评论(1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