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四)


文/求道

#说好的感情线还是没走上正轨……我有罪#

12.
豫园的湖心亭茶楼占的是个顶好的位置,翼立在水中央,走过九曲桥看遍时令花才进的了门。这也说明了这茶楼视野广阔,没什么遮挡,因此茶楼堂倌一眼就瞧见了一对奇怪的男女朝茶楼走来。

扎着小辫的男子脸上带着点奸滑的笑容却不让人讨厌,跟在他身后的黑发女子却是冷着一张脸眼神漠然,两人不紧不慢地走着,男子突然抬头与堂倌对上眼又若有所思地移开。堂倌飞快地敛了视线,退回王也身边。

“三少,有人来了。”

王也“嗯”了一声,眼神却没动,他抚弄着杯沿专心致志地听着台上的老爷子抑扬顿挫地讲着《岳飞传》,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请客人上来。”

堂倌恭敬地应下,一溜烟儿地窜下楼去,那对男女刚好走进大门。

张楚岚本不必亲自来的,传个消息谁都能做,算不得什么要紧事。但他听诸葛青在电话里的意思怕是已经和这王家三少把底都交透了,他总是存着几分不放心要赶来查探查探。

他带着冯宝宝踏上九曲桥的那一刻起就感受到有几股带着探询意味的目光朝他们刺来,虽没有恶意也让人不舒坦。

湖心亭茶楼换东家这事做的很隐蔽,但这日子和王也到上海的时间又重合的太巧妙,张楚岚得了点风声顺杆子查,也不知是不是那人有意留出的线索,很快就查到王也身上去。茶楼的原东家本也不是什么善茬,能在豫园占了黄金位置做生意,背后权钱势力自是两不缺的,可王也下手雷厉风行没半点顾忌,不到半天就把这茶楼抓在手里。

茶楼本就是三教九流汇集之地,消息流通之所,上海滩大半的留言都是从茶楼里传出,窜进大街弄堂里去的。王也一来上海就拿下上海滩这最著名的茶楼之一,目的是昭然若揭,他分明就是在布置一张庞大的信息网。

张楚岚想着北平那边对王也“淡泊无欲”“不擅经商”“不通世事”的评价,只想把档案豁他们脸上去,这道士,分明也是个狠主儿!

“两位,三少请您们上楼。”刚一进门,那个在楼上张望的堂倌便满面笑容地迎上来。张楚岚环顾四周,换东家的事没影响到茶楼的生意,一楼的客人坐的满当当,看见他们进来也只是随意瞟了一眼便作罢。

一楼都是普通人,怕是二楼才是王也的大本营。冯宝宝打量了下这堂倌,轻声但肯定地道:“异人,楼上不止一个异人。”

张楚岚目光一凛,面上仍是笑呵呵:“三少果然不是一般人,刚下山就能招揽一帮能人异士啊。”

堂倌没接话,兀自引着他们上楼。

二楼人很少,一个说书老头看着有几分痴傻,两个守在窗边的护卫虎视眈眈,王也懒洋洋地窝在红木八仙椅上喝茶,看见他们在楼梯上露了头才扭过头看他们。他瞧着张楚岚嗤笑一声,目光在冯宝宝身上打了个转便慢吞吞地收了回来。

“和诸葛青混在一起的,果然没一个省心的,都是大麻烦。”王也看着张楚岚不动声色地把冯宝宝护在身后,幽幽地叹了一声。

张楚岚目光微沉,道:“道长您觉得的麻烦,说不定却是别人的珍宝呢。”

“呵,你可听说过什么叫‘怀璧其罪’?”王也意味深长地笑道,“珍宝,总是好被他人觊觎的。”

张楚岚听着却也是笑了起来:“所以,要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来防止有人下黑手啊。我们求的都带着些私心,道长您,是求个大义吗?”

张楚岚想起诸葛青对他嘱咐的千万不要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他们不怕私心,怕的往往是大义。若是一个人过于无私,那么他必然会过于残忍,因为为了所谓的大义,一切人和事都是他手中的棋子,可以抹杀,可以舍去。他帮着诸葛青不过是在为他的秘密寻找保护人,他绝不会把一颗定时炸弹放在身边。

王也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仿佛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异人,我总得护住他们的,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我没有操控人性命的爱好。”

张楚岚紧盯着他的眼睛,似在判断他是否说谎:“最好如此。”

王也坦然一笑:“张楚岚,今天你来总不是只为了给我说这些的吧。”

张楚岚撇撇嘴:“国运气脉这事儿明明在京城以王家的势力会更好查吧,何必找上我们。”

“我父亲的势力大多是些普通人,而我要查的却不是普通事,我不想把他们牵连其中。”

“随你吧。”张楚岚耸耸肩,“最近北边,有不少人在打听昆仑山的事。昆仑山是个什么地方不用我来多说吧。”

“昆仑山啊……”王也意味不明地笑了声,“那可是个好地方啊。”

13.
十六铺码头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货船,腥湿的海风中光着膀子晒得黝黑的码头们满头大汗地搬运着货物。货箱的碰撞声,船工的吆喝声,泛沫的白色海浪拍击石岸的声音搅和在一起,喧闹地让人头痛。

诸葛青戴着墨镜穿着笔挺的西装笑眯眯地站在码头,整个人的气质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不少人的眼神往他身上飘,带着明显嫌恶和鄙夷之意。而诸葛青神情自若地噙着笑盯着一艘正缓缓靠岸的货船,别人的眼神对他看着是没有半分影响。

卖国贼,奸商,洋人的走狗。

不论哪个标签打在身上就足以承受中国人的唾弃,而诸葛青身上,三个标签却是一个不少地烙着。而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行我素地继续和洋人打得火热,更是激的人怒火中烧对他恨之入骨。若眼神能杀人,诸葛青怕是早被烧成了灰去沤肥。

穿着红上衣和黑色马裤的短发少女从一艘中等的货船甲板上一跃而下,扫了眼四周的情况,幸灾乐祸地和诸葛青打招呼:“青仔,真不受欢迎啊,看看多少人想弄死你啊哈哈哈哈!”

诸葛青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笑着注视她,只把女孩看的浑身不自在连连告饶才罢休。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

“嗯!”说到正事女孩也严肃起来,“有些奇怪的地方。”

“我们换个地方说。”一旁的黑衣保镖附到诸葛青耳边低语了几句,诸葛青伸手示意女孩打住,“张楚岚来了,和我的合伙人在吃茶呢,咋们去蹭个饭,顺便给你介绍一下。”

“还有。”诸葛青突然灿烂一笑,手搭上女孩的肩膀,“你天天和我混在一起,他们都觉得你是我的人,你猜,他们想不想弄死你?”

“……”

TBC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