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五)

文/求道

#激动地搓手,两个人终于又同框了#

14.
“你倒是放得下心任老青折腾。”张楚岚给冯宝宝要了壶桂花龙井,“他可是把你们家在上海的生意都跟自己拧成一股和洋人搭上了。”

“当初就答应了他,算不得什么大事。”王也支使着茶博士把桌上的果脯,山楂糕撤下,嘱咐道:“果脯下了,上一份海棠酥和一份紫薯山药糕。”

甜配绿,酸配红,瓜子配乌龙。

王也虽在山上待了些年,对吃茶这方面还是熟悉得很。

张楚岚瞧着他也换下大红袍要了壶西湖龙井上来,伸手捻起一块小巧精致的海棠酥放入嘴中,酥脆的外皮下松软可口,香甜的莲茸中和了清香的绿茶中暗含的淡淡苦涩,顺溜地滑进喉咙让人发出舒适的喟叹声。

张楚岚把碟子朝冯宝宝推近了些,看着她津津有味地吃起来才转头继续和王也说起话:“你也不怕他闹大了把王家的名声搞臭?”

王也风轻云淡地道:“我会让他们知道,我和我父亲是两回事的。至于诸葛青……随他作吧,我总能给他善后的。”

张楚岚一脸难以言喻的神色,端详着王也的目光像是看什么珍稀物种,他还没来得及发表几句自己的看法,一道清亮的女声便大大方方地把他内心词说了出来。

“哇哦,青仔,你这找的哪是合伙人啊,分明是姘头嘛!”

张楚岚在心底暗暗叫好,一回头看见果然是傅蓉那个荤素不忌的家伙跟着诸葛青上了楼:“呦,傅蓉妹子,回来了?”

“是啊!你怎么也跑来了,天津那边闲得很?”傅蓉笑嘻嘻地应着他,眼神却一直在王也身上溜达着打转,“道长对青仔真好啊!”

“傅蓉你脑子是不是给海风吹坏了?”诸葛青揉着眉心低斥,王也却是饶有兴趣地扬了扬眉,示意一旁候着的堂倌再去取了两副茶具给客人摆上。

“傅蓉姑娘之前在出海?”

傅蓉犹豫着回头看诸葛青,见他点了点头才回到:“青仔让我去查查旭阳商行的来货渠道。”

旭阳商行?王也瞟了眼坐的四平八稳的诸葛青,他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茶盖把飘在面上的零星几个茶叶末呼开,慢悠悠地抿了一口。

“好茶,老王你自带的?”他笑着冲王也颔首,“就是我宴会上找的那家。”

“哦。”王也摸了摸鼻子:“那是你的茶。”

“嗯?”诸葛青一愣,低头看了看桌上的茶壶,温润精致的紫砂茶壶也很眼熟。如果没记错,那应该是摆在他茶室架子上的收藏品,而不是在这“抛头露面”。

“我习惯自带茶壶,问管家哪家茶壶比较好他老人家直接给我拿了你的让我随便用。”王也摊摊手,笑容尴尬,“老人家,太热情了。”

张楚岚和傅蓉捂着嘴窃笑,诸葛青嗓子一梗,无力地摆手:“算了,没事。孙爷一直看我收藏这些不顺眼,嫌我败家子。”

“傅蓉姑娘查到什么了吗?”王也瞧着诸葛青盯着茶壶一脸阴郁,赶紧把话题转入正轨。

傅蓉面色一整:“有些细节不太对,我说了给你们参考。”

“旭阳商行一直以茶叶出口为主,兼带着进口面粉和香烟。茶叶出口没什么问题,我盯着他们装箱上船的,但回来的货就不太对头。一般一个标准箱子装十袋面粉是足够的,而我听船上伙计说这一箱只能装八九袋。”

“那个货箱,绝对有问题。”

她话音落下,二楼变得静悄悄的,冯宝宝是向来不爱说话,只是抱着点心吃吃吃,剩下三个人却是不约而同的沉默着。王也用指节蹭着下巴,诸葛青不停用指尖摩挲着茶杯,张楚岚拿着根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紫薯山药糕,三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傅蓉左看看右看看,见半天没人搭理她,忍不住去踢他们凳子:“喂喂,说话呀。”

“有问题是肯定的,一袋面粉的大小,箱子又不会突然缩水。”张楚岚道。

“嗯,但那一袋面粉的重量也不一定没问题。”诸葛青点头,“怕是每袋少一点,腾出的位置更大。”

王也:“箱子表面没问题,那肯定是夹层了。那个大小,军火也不是没可能。”

“军火都还好……就怕是老青想的那样。”张楚岚忧心忡忡。

“青仔算下不就好了么。”傅蓉撑着脑袋突然开口,众人一怔,“之前范围太大不好算,现在已经确定对象了,直接算一下不是最快吗?”

“不行。”诸葛青还没开口,王也就干脆地否决了傅蓉的提议。

王也缓了缓语气:“他最近几个月最好都不要再用奇门推算,过了。”

傅蓉迷糊地点点头,倒也没追问,张楚岚一向心思多,稍微动下脑子也知道了大概,他蹙着眉不满地看了诸葛青两眼,面上心里都是不赞同:“老青,你悠着点。”

术士算命问卜本就是夺天机之举,从天机底下“走私”夺一线生机必然会沾染因果,而这因果旁人不知,却都叫这问卜之人惹去,后果也被他担去。因此术士行内都有不成行的规矩,问天有数,也就是占卜是有限度的。

王也在第一次和诸葛青见面时就发现他运道有亏,气血不足,分明是过了界,无论如何,不能再教他慢性自杀下去。

王也横了诸葛青一眼,诸葛青刚想说出口的推阻之词立马又咽回肚子里去。王也平日里总是疲懒之态,看着没甚干劲儿好说话,但他其实生了张极凛利的面孔,他不笑还挑高眉毛时威慑十足,皮囊底下那点三少爷的专横都浮上表面,他其实并不是个会迁就人的性子,行事果断,做了的决定就没人能改变。

“是什么玩意儿,看看就知道了。”王也敲敲桌面,不容反驳,“张楚岚和傅蓉姑娘把货物行运路线和停放位置查清楚,我和老青今晚去瞅个明白。”

15.
张楚岚带着冯宝宝和傅蓉先行离开,王也和诸葛青在茶楼里不动如山。

离天黑还早得很,他们也得养精蓄锐储备精力。

王也并没有在上海置办房产,诸葛青问过他意见,他摇摇头说没必要,就还是歇在诸葛公馆里,白天诸葛青去应酬,他都在茶楼泡着。王也没开口回公馆,诸葛青就也没吭声,茶楼有吃有喝还能小憩,连他珍藏的茶壶茶叶都带来了和回去休息也没什么两样。

“道长也不知道哪来的立场说我,自己不也是过了。”诸葛青不满于他刚刚下了自己的面,略带埋怨地道。

王也正招呼着堂倌把零嘴都下了,让人去老城隍庙西边的荣顺馆买桌酒席来吃,闻言无奈地看他一眼:“我和你又不一样,我知道分寸,而我若不拦着,你今天怕是又要死撑着算上一算。你之前就发觉这事肯定牵扯了异人,算起来铁定麻烦。我俩直接走一遭看看,情况不对就直接把货毁了,货没问题也刚好能探探是哪家的手笔。”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咋俩手下能用的人都不多,别再派人去不知底细的地方白白送命。以咋俩的身份,就算栽了也有几分回转的余地。”

诸葛青知道王也说的在理儿,自己心里也是门儿清,就不再反驳,反是撑了桌子笑嘻嘻地打量王也:“道长刚刚的样子可真是不一样,气势很是强硬啊。外人看着肯定以为您平日里做出的姿态都是来哄人玩的呢。”

“又不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才做两副面孔。”王也打了个呵欠,嫌弃地说道,“我只不过是讨厌磨蹭罢了。”

诸葛青眨眨眼,突然道:“老王,你今个儿应该穿我上次给你挑的那套衣服的。”

“啊?”王也被他突然冒出的话弄得摸不着脑袋。

诸葛青但笑不语,刚刚王也驳斥傅蓉意见时他脑子里突然就闪过那套改良的仙鹤中山装。王也穿着那套衣服给人高高在上之感,但总归是冷淡脱俗了些,若是以今日的气势着装,强势专横,就是活生生的上海滩黑道大佬气质,危险欲十足。

他那点小爱好又上了头,王也在他赤裸裸的炽热目光里被看得毛骨悚然,打了个颤警惕地往后缩了缩:“老青,你又要作什么妖蛾子?”

“没什么。”诸葛青笑了笑,慢悠悠地提议,“老王,明天去逛街买衣服吧。”

王也眼前一黑,那日被诸葛青支使着团团转的阴影又涌上心头。一个男人,怎么就和女子一个爱好呢?太累人了吧。

他刚想利落地拒绝,却对上诸葛青那双盈着期盼的亮晶晶的眼睛,话在舌尖上蹦哒了两下又落回肚子里去。

算了,又不是违背原则的什么大事,何必惹得他心里又不舒坦。

王也无奈地道:“成吧。”

TBC

#老青在这里就是个喜欢打扮人的颜狗,嗯#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