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六)


文/求道

16.
夜晚的码头也并不冷清,晚归的船只缓缓靠岸,早安排好的搬运工一拥而上吆喝着把货卸尽。无事可干的看船人和等活的码工簇拥在一起点着炉子煨着火上的鱼粥,秋尽冬将至,气温也寒凉下来,炉子里噗嗤作响的火苗也能稍微给予人一些温度,烘暖他们被海风吹凉的手脚。

“天见的,怎么又下雨了?”有人摸摸脑袋低咒一声,码头上干活的人也加快了速度,有会看掌事人眼色的赶紧找来遮雨布将船上未下的货给覆上。

王也站在一排集装箱的阴影下,看着诸葛青熟练地撑起水障避雨,他看见他笑眯眯地摸着下巴,问道:“你瞧着……挺开心?”

“是啊。”诸葛青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地说,“你不觉得,这个天气,这个气氛,特别适合干坏事吗?”

王也不耻下问:“哪合适了?”

诸葛青痛心疾首地撇了他一眼:“月黑风高夜,飘摇下雨天,这搁话本里就是个准准的大日子啊。老王,你平日里生活太无趣了!”

看话本就有趣了?王也无语地摇摇头,探头盯着码头上的情况:“旭阳商行的船几时到?”

“还有小半个时辰就到了。”诸葛青抱臂靠在箱子上,沉吟了一会儿,“老王,我觉得,嗯……咱们今个儿可能要无功而返。”

王也愣了一下,神色不明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指着远处一位穿着青色长衫的老爷子道:“这么晚,孙叔怎么来了?”

“我们公司今个儿也有一批布料到了,货运这方面一直是孙叔看着的。之前有人试图趁卸货时动手脚,那之后孙叔就非要亲自盯着货到才作数。”

“孙叔跟了你很多年?”

“是啊,从小时候我爹就把我扔给孙叔照顾,我可以说是孙叔一手带大的。孙叔虽然不是异人,但对我们家是十分忠心的,做事很有分寸也很谨慎。”诸葛青道,“怎么突然关注起孙叔了?”

“没什么。”王也无所谓地笑了笑,“只是想你怎么苛刻老人家,天气这么凉,还让人家半夜出来操劳。”

诸葛青无奈道:“孙叔性子犟,我可拗不过他,出了那事他自责得很,非要亲自监工不可。”

王也点头,话锋一转:“我也觉得今个儿不会有什么收获。但人都来了,总得瞧一眼的。”

诸葛青没反对,术士的预感说不清道不明,但在很多时候救命的就是这模糊的感觉。他虽然感觉今晚不会有什么好收获,但也没有特别心慌不安,去一趟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也无妨。

王也闭着眼假寐,诸葛青看着腕上的表发呆,不停有人从附近经过唠唠叨叨。

“今上午出的船还挺多。”

“都是些小船,打渔的,不知道又是上面哪个老爷又在折腾,嚷嚷着要学那些日本人吃什么刺身,呵!”

“都是些汉奸,早晚不得好死!”

“嘘嘘,小声点,那边那老头是诸葛青手下的……”

“哼,那也是个畜牲,败坏了诸葛家的名声,听说诸葛家早放话不认这是他们家人了!”

“这种玩意儿搁我我也不认……”

王也睁开眼睛看向面无表情的诸葛青:“委屈吗?”

“道长说笑了。”他唇角动了动,漫不经心地搓了搓手指,“名声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委屈不到我。”

他转头道:“来了。”

17.
旭阳商行的船缓缓靠岸,又是一群搬运工一窝蜂地涌到岸边。

诸葛青和王也没动,张楚岚给他们的消息货会先搁在12号仓库,也就是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趟平房,他们决定先等货搬一半进去再溜进仓库。

诸葛青使着听风吟探听着那边的动静:“箱子有晃荡声,确实有隔层。”

王也道:“有隔层不一定还有东西。”

他俩对视一眼,瞅着个搬运空隙快速晃进仓库。

“咦,刚才好像有个东西飘过去了?”一个工人摸着脑袋道。
“你眼花了吧,赶紧搬去!”他旁边的工友毫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

仓库只有盏昏黄色的灯,灯光忽明忽暗,今晚下雨又没有月亮,越发显得仓库里看不清晰。但这对于仓库里的不速之客而言却是个好事。

诸葛青和王也压低了身子在箱子的阴影里行进,小心翼翼地避免着有影子映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到里面一点去,分别开箱。”王也低声道。

“知道。”诸葛青点头,“尽量在他们搬完前离开。”

诸葛青到了西边角落,他轻轻敲了两下箱子,声音清脆。他面带郁色地在箱面上捯饬着,伸手按下一个隐蔽的暗扣,一块板子松开滑落被诸葛青及时接住。

他把手探进去摸索,暗格里空空如也,手臂上带出黄黑色的灰土。他冷着脸飞快地把西边的箱子摸了个遍,除了手弄的脏兮兮外什么也没有——是这次为了避风头没运,还是,提前换路了?

诸葛青深吸一口气,冲王也打了个手势,两人又神不知鬼不觉地退了出去。

“怪不得没人看守,也没碰见什么难缠的人物。”诸葛青冷笑一声,“他们可真是消息灵通。”

“他们是在避讳我们,还是另有其人?”王也面色严肃,“若是别人,还有哪一股势力在针对他们,若是对付的是我们……消息从哪传出去的?”

诸葛青抿紧了唇,脸色越发难看,这件事知情人并不多,若是第二种可能……他并不愿意去怀疑身边人。

“你手上怎么搞的,弄这么脏。”王也突然瞟到他的手腕。

“我那边是茶叶,估计是漏下的没处理干净次品残渣。”诸葛青皱着眉去掏手帕,他素来爱干净,一片污渍弄的他浑身不自在。

王也眯着眼瞧他细细擦净,突然道:“把帕子给我。”

诸葛青一愣,又看了看手中沾了污渍的帕子,还是顺从地递给了他。

王也拿近鼻子仔细嗅了嗅,并无什么味道,他指尖蹦出一缕火苗,把帕子凑近了火。黄黑色的灰土迅速燃烧起来,并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带着丝丝甜意往五脏六腑窜。

两人脸色大变,诸葛青迅速灭掉火苗用土把它封的严严实实,这个味道诱导性太强极易上瘾。

王也眼中俱是冷飕飕的寒光:“原来是这个,派脱那土,这可真是大生意啊。”

派脱那土,鸦片中的最上品。

TBC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