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八)


文/求道

#写着写着自己也想吃冰皮紫薯了……#
#下次想写美食奇缘#

21.
张楚岚和傅蓉忙活了一宿,吃完午饭便回房间补觉去了。

王也窝在沙发上勾了勾诸葛青的衣领:“你不是要逛街吗?”

“不去啦。”他盘着腿坐在地摊上翻着账簿,闻言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看王也,“老王,是不是偷偷松了口气啊?”

王也摸了摸鼻子,没吭声。

诸葛青侧过身子戳了戳王也的腰:“你的尺码我已经有了,款式都给你选好了在等店里赶工呢。昨个儿只是逗逗你,没想到老王你居然当真放在心上了。”

他话音落下王也没再接腔,客厅里静悄悄的气氛却不尴尬,诸葛青借着日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查账。他长于谈判洽商,对生意本身却没多大热情,他兴致缺缺地拨拉着纸页,聋拉着的眉眼看着居然有几分无辜和可怜?

大概是魔怔了,这只上海滩著名的狡猾狐狸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情态?王也下狠手掐了自己一把,疼得一哆嗦才把目光从诸葛青身上移开。

他忍了忍,还是弯腰把账簿从诸葛青手里抽出来:“要是放心的话,我可以帮忙看看。”

诸葛青眨眨眼,王也坦然自若地回望,诸葛青眼睛弯起来,指了指本子:“有什么不放心,咱俩可是一伙儿的。”

王也翻账簿的手顿了顿,好大会儿才掀开下一页。

王也平日里活得像个老大爷,干什么都没精神气儿,认真地做一件事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诸葛青胳膊节压在沙发上,手撑着脑袋盯着王也发呆,脚边摊着本不知从哪扯出来的小说做摆设。

王也的眉毛很粗,拧起来的时候是有几分凶悍气的,但在他的本人的气质中和下,反是透出股冷淡疏离的味儿。他抿着唇,目光随着指尖在纸上快速划过,他侧脸的轮廓深邃鲜明,配着专心致志的神情整个人透着冷静干练又可靠的气场。

诸葛青这些时日里隐隐焦躁的情绪竟慢慢平复下来,他缓缓吐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全放松开来,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王也的指尖慢慢停下,他偷偷瞟了眼闭上眼小憩的诸葛青,吊起的心脏缓缓放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诸葛青专注的目光使他如坐针毡,浑身不得劲儿也只能故作镇定地绷紧神经正襟危坐,看了什么他也是只过眼不过心,潦草敷衍。

我为什么要紧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看?王也冷静后突然反应过来,他抽着嘴角拿过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西装外套盖在诸葛青身上,忙不迭地按着太阳穴坐回原位,终于把注意力完全放到了账本上。

而靠着沙发的诸葛青眼皮颤了颤,却只是攥紧衣服把头往里缩。

22.
张楚岚为难地站在楼梯上,犹豫着要不要下去。

“你干嘛呢,杵着当门神啊?”傅蓉揉着眼睛出了房门,看他站那儿犯傻忍不住推了他后背一把。

“嘘——”张楚岚一个踉跄,得亏一旁同样发呆的冯宝宝眼疾手快地拽了一把才没从楼上跌下去,他咬牙切齿地压着嗓子道,“你想谋杀我是不是?”

傅蓉吓了一跳,尴尬地摆了摆手:“抱歉啊。”

她踮着脚越过张楚岚的肩膀往下看:“青仔在睡觉啊,你小声点下去不就行了。”

“不是这个问题!”张楚岚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我总觉得吧,我现在下去显得有点儿多余……”

傅蓉怜悯地拍拍他的肩,真心实意地道:“其实主要是你这个人吧,就比较多余。”

张楚岚面无表情地抖掉她的手,牵着冯宝宝下了楼。

诸葛青睡眠浅还耳朵灵,听了声坐起来,外套顺势滑落在地上。他揉着因睡姿不正而酸痛的脖颈伸手去捡衣服,外套却先一步腾空而起。他抬起头,正撞上王也微微垂下的目光,王也眼含关切,诸葛青却莫名心虚地移开视线。

诸葛青自己也很难说清刚刚是不是有装可怜博同情的嫌疑,但能推掉工作他确实是挺高兴的。他酣畅淋漓地又睡了一觉,可王也却是替他勤勤恳恳地查了一中午账本,现在又变回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给钱给势当保镖,还免费做苦力当会计。王也半掩着嘴一个接一个地打着呵欠,诸葛青突然良心发现自己这个合伙人当的是挺缺的……依赖果然使人疲懒,都是惰性。

诸葛青虽然在心里疯狂唾弃自己,但还是一派从容地站起来整了整稍显凌乱的长发,伸手招呼站在楼梯上嘀咕的几个人过来。

几人在沙发上坐定,诸葛青背着手溜达进厨房里翻零嘴。公馆里最不缺的就是各色糖果糕点,知道诸葛青嘴馋嗜甜,傅蓉每次出海都会顺便搜罗些当地特色糖果回来,厨房里好几个橱柜都塞的满满当当。

他左手提了一袋华夫饼,右手稳稳地托着放了饮料的茶盘走出来。冯宝宝小跑过去接过袋子打开,和傅蓉靠在一起吧唧吧唧地啃起来,张楚岚瞅了两眼,冯宝宝熟练地掏出一块塞进他嘴里。

诸葛青把茶盘放在桌上,递给两个女孩一人一杯苹果汁,又提着小茶壶斟了三杯茶。他把茶杯推过去,又从茶盘里取出一盘小巧晶莹的冰皮紫薯饼搁在王也面前。

“一人份?老青,区别对待要不得啊!”张楚岚痛心疾首地摇着头。

诸葛青没理他:“老王,尝尝,我试过这个,不是很甜。”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太甜的?”

王也轻轻地拈起一块婴儿手心大小的软乎剔透的冰皮饼,糯米擀的皮劲道又弹性,在他手里微微颤着,抖下细白的粘米粉,点点紫色内馅透过晶莹的外皮显露头角。一口咬下,外皮清香软糯,细腻香甜的紫薯泥后一步迸发而出使外皮口感不会过于单薄寡淡。

王也慢吞吞地咽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挺好吃的。老青,这是谢礼,还是贿赂?”

“不能两个都是吗?谢你帮我查账,贿赂你保持咱俩友好的合作关系。”诸葛青笑眯眯地道,“孙叔做菜好按我的口味来,我发现你每次都捡那几道口味最淡的吃。我嘱咐过孙叔了,下次也做几个你爱吃的菜。”

王也笑了笑,捧着茶杯慢悠悠地喝起来。张楚岚迅速伸手,无视诸葛青不满的目光把剩下的两块偷到手,塞进冯宝宝和他自己嘴里。

冯宝宝是一口吞了了事,张楚岚认真嚼了两下,表情突然一扭曲,垮着脸惊恐地望向王也。

好吃?不甜?这都快齁死人了还不甜?这两个人味觉有问题吗?

“老王,好吃,不太甜?”张楚岚充满求知欲地死盯着他的眼睛,紫薯泥里掺的砂糖还不舒服地卡在他喉咙里。

王也低头悠悠把水面的茶末吹开,不置可否地轻笑两声。

“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吸引来所有人的注意力,诸葛青顶着一屋子好奇的目光淡定地够过听筒贴在耳边。

“喂,夏禾?”

TBC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