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九)


文/求道

#关于也青初识因剧情有私设#

23.
“嗯……好,我知道了。”

诸葛青蹙着眉挂断电话,若有所思地道:“他们怎么会想着通过夏禾来找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傅蓉撇嘴,“你可是传闻里夏禾持续时间最久的一位‘入幕之宾’,上海哪个和夏禾搭上关系的哪个不是被她迷的七荤八素。人家肯定是以为你也是那种货色喽,讨好夏禾让人在你面前为他们美言几句呗!青仔,你咋变笨了?”

“你可闭嘴吧!”张楚岚嫌弃地斜她,“你那小脑瓜儿实在不适合想这种超出你智商范围外的问题。”

“碧莲你想死是吧,姑奶奶我成全你!”傅蓉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单脚踩着桌子反手抽出后腰上挂着的杀猪刀神色狰狞地冲张楚岚挥舞着。

傅蓉和张楚岚估计是天生八字不合,每次说不到两句就要折腾地鸡飞狗跳。

诸葛青无奈地开口阻止:“傅蓉,把刀放下,和你说了多少次女孩子不要随身带刀,小心被抓到局子里去。老张你也是,少说两句会死吗?”

鉴于这还是别人的地盘,两人只能不屑地横对方一眼,老老实实坐下了。

“我们没把事情爆出来,在他们眼里就是想要私了分一杯羹的意思。”诸葛青耐心解释道,“若是一般违法商户被抓到把柄想托人把解决事情的代价降低几分这样做当然没问题。但旭阳商行……他们做的事情像是一般商户能做到的吗?悄无声息地解决了我派去的异人,消息灵通地迅速转移货物,这样的手段却想要通过裙带关系来和我打商量,档次低的有些古怪了。”

“而且,刚刚夏禾告诉我,旭阳商行里面,根本没有异人。”

“没有?”张楚岚微微一怔,不可思议地道,“怎么可能没有?你之前派去的可不是普通人,那可是公司的几个老手,就那么没了?而且,老青你不是说,你看不透这家人吗?”

“也许,一开始,就是我们想岔了。”王也突然开口,“旭阳商行走私,和公司人失踪,根本就是两件事。”

“这两件事合在一起……”王也目光转向诸葛青,他的脸色正一点点沉下去,他本就是聪明人,从夏禾那得到消息时就发现不对劲儿了,王也刚刚触及这个圈子和这件事里,看得比他这个陷入过深的人反而要清楚多。他稍一点拨,诸葛青就把事情给串了个明白。

“两件事合在一起,就是个顶好的挡箭牌啊。”诸葛青冷笑,“有人故意给我设障眼法试探我呢。看来我追查的那事,还是被人发现动静了啊。”

“至于看不透……当然看不透了!”发现自己居然被人摆了一道的诸葛青怒极反笑,“他们和我查的事情半点关联都没有,无中生有,我能看透什么?”

“那你还见不见旭阳商行的老板?”张楚岚问。

“怎么不见?”诸葛青答到,“我也要听听他怎么说,还有消息是怎么来的。”

“若你推测的都是真的,那几个伙计怕是被……”张楚岚狠狠抹了把脸,“落到那些人手上,还不如死了干净。”

“是我害了他们。”诸葛青闭了闭酸涩的眼睛,“老张,有马仙洪的消息了吗?”

“没有,自他被人劫走后我再没得到过他的消息。”张楚岚皱着眉说,“老青,我知道他们如果真的进行那个实验一定会想找到老马,但是,这不是我为他推脱,老马虽然在某些方面疯狂了一些,执着了一些,但我不认为他会帮助日本人。他不是那种人。”

“碧游村的马仙洪?”王也眼皮一跳,“倒是忘了他……”

王也按了按眉心,面色极为严肃,他一字一句地道:“他不会,但她可能会。”

“他?谁?”诸葛青疑惑地望向王也,“老王,你也认识马仙洪?”

“他曾经想拉我入伙。”王也淡淡道,“马仙洪不足为惧,但他身后有一个极为危险的女人。那个女人,不仅能影响他,还影响着所有未知数。”

“当时我本来想除掉他的,却发现公司去了,我就先行离开了。”王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地看向诸葛青,“我在那看见你了。”

诸葛青本是心越听越沉,王也突然话锋一转却令他整个人僵在那了。

王也语气带着几分感叹:“老青,我突然想起来,咱俩以前似乎就见过吧。”

24.
王也话说一半就放下,任张楚岚他们好奇地挠心挠肺也不肯再开口。诸葛青面色奇怪,尴尬中夹杂着几分难堪,摆出一副明显不愿多说的冷脸,张楚岚他们也没敢去触他霉头。

旭阳商行的老板在和平大饭店为他摆下晚宴,算算时间他们也该整装出发了。

诸葛青从衣架上取下帽子,王也把外套抛进他怀里,他转身对张楚岚道:“自己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给警局打个电话吧。普通人的事,就按他们的规矩来解决吧。”

“什么时候打这得看你啊。”张楚岚耸肩,“循循善诱还是直接了当啊?”

“快刀斩乱麻。”王也替他答到,他点了点自己的眼袋,慢条斯理地道:“早点结束回来休息,我累得慌。”

诸葛青扫了一眼还搁在桌上的账本,爽快地道:“行。”

旭阳商行没有牵扯到异人,夏禾也就失去了兴趣懒得过来。两方的保镖都留在包厢门口守着,诸葛青和王也推开门,一个满面油光的秃头中年男子率先迎上来,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他身后跟着的正是宴会上见过的中年贵妇和小女孩,只是失了当时的从容显得有几分畏缩,女孩怯生生地抓住她母亲的裙子躲在后面。

没有炁的流动,的确都是普通人。诸葛青下意识看向王也,王也冲他轻轻颔首。

“三少,诸葛少爷,久仰久仰。”男人的脑门带汗,声音也有几分颤抖。

“您就是旭阳商行的董事长啊?”诸葛青笑着同他握手,王也却没看他们,自顾自坐下,“久仰该是我来说才对,您生意做这么大,行事却是如此低调,平日里我们聚会都见不到您的人呢。”

男人搓着手干笑:“不敢不敢,我这生意……唉,这,您也知道我这门生意风险大啊,我得亲自盯着才能放心啊。”

“您别紧张呀,我不过也是无意间发现的。”诸葛青安抚地为他倒了杯茶,“小心使得万年船嘛,我懂。我呀,和您一样。”

“那您是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男人甩了把脑门上的冷汗,稍稍冷静了些,诸葛青和王家合作了,想碾死他不过是顺手的事,可他却这么说……他想起圈子里传的诸葛青做生意荤素不忌,脑中灵光一现,眼睛也开始发光“诸葛少爷,您打算与我合作吗?”

这个生意是暴利,可他的资力有限,运费和成本支出又大,他每次也不能进多少回来,况且孙总统上台,对这玩意是深恶痛绝严令禁止的,为了贿赂海关放松检查门槛,每次进关也是一笔大开销。如若诸葛青愿意分担和投资,那他的进货量就能翻上一番了!

“呵呵,合作的前提是了解啊……”诸葛青笑得意味深长,“我有些问题,还麻烦您为我详尽解答一下。”

“没问题没问题!”

……

“所以,您昨日那批货突然换路,是因为有人给你打电话报信?”诸葛青眯起眼,语气轻柔。

“是啊。”男人脸上一片迷惑,“我也不知道那个男的是谁,他不说。他告诉我有人要查我的货,把我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我不放心啊,就还是赶紧找船把货弄走了。”

“这样啊……”诸葛青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桌面,王也抱臂靠在椅子上假寐。

男人试探着笑问:“那诸葛少爷,我们的生意……”

“您在说什么啊,什么我们的生意,是您自己的生意啊。”诸葛青毫不留情地打断他,门外传来吵闹的人声,男人面容恐惧地扭曲起来,一旁的王也睁开眼睛漠然地望着他,“您的生意,我可是沾不起的。至于您那地下室里的好玩意儿,还是好好和警察谈谈吧。”

男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已被破门而入的警员按在地上,他的夫人和女儿站在角落,吓得呜呜地哭起来。

“卡点卡的不错吧。”张楚岚插着兜跟在一众警员后缓缓踱入厢房,冲诸葛青和王也挑了挑眉。

诸葛青指了指女孩:“小姑娘年纪这么小,能知道什么?大人带走,孩子就算了吧。”

打头的警员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应允了。一个孩子,确实没什么用,这诸葛青他可是得罪不起的,何况王家三少还在这呢。这个面子,还是卖了比较划算。

诸葛青招来一个保镖,把抽泣着的女孩儿拉过去,温声道:“把她带给孙叔,让孙叔安排人照顾下。”

“是,少爷。”保镖恭敬地应下,一把抱起女孩儿往外走去。女孩儿瑟瑟地扭头看向诸葛青,诸葛青正低头和警员说着什么,王也和女孩儿对视个正着,女孩儿飞快地低下头,王也一怔,眼神慢慢冷了下来。

“呵,这眼神不错嘛。”一旁看戏的张楚岚撞了下王也的肩,低声道,“这是什么,要养虎为患吗?”

王也掰弄着自己的手指神色晦暗不明:“说什么呢,不有孙叔嘛……”

“你是想……”张楚岚眨眨眼,“要我安排人吗?”

“你亲自去,或让冯宝宝去。”诸葛青和警员的谈话将近尾声,王也飞快地扔下一句话走了过去,“别告诉他,还有傅蓉。”

TBC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