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发际线

文/求道

#《无尽悲欢》预备要发一个便当,先写个甜饼舒缓一下#

#脑洞源自我年方十九的花季美少女室友日日对镜涂抹霸王育发液#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79名90后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9.6%的受访90后开始关注养生信息,79.4%的受访90后自认存在脱发育发的焦虑和困扰……”

张楚岚窝在办公室的转椅里,双腿架在办公桌上,脚踝交叉在一起,他扯开一张从门卫老大爷那顺来的健康生活报纸大声地朗读着,读一句瞟一眼诸葛青。

若不是两人都是有家室的人,就张楚岚那情深意切的语调和含情脉脉的眼神,外人肯定以为他意欲和诸葛青发展什么不正当的办公室关系。

呸,胡说八道。张楚岚对论坛上的妄想帖嗤之以鼻。他要是敢碰诸葛青一根手指头,不说宝儿姐知道了能抄着铲子把他给埋了,那京城小也总下一秒钟就能坐着直升机带人飞到他们办公室窗口把他扒光了吊起来搁市中心环城遛鸟!

惹不起惹不起。张楚岚摇着头,瞧着桌对面诸葛青还是没动静就把声音又提了一倍。

第三天,这是张楚岚在办公室发神经逼逼叨用目光恶心他的第三天。

诸葛青眉毛一抖,“啪”地一声关上笔记本电脑,终于失去了耐心,他状似和蔼可亲地望向张楚岚:“碧莲,给你三分钟辩护时间,《健康生活》,《养生》,《中老年保健》……呵呵,张楚岚你要说不清楚在作什么妖我就叫老王来陪你去训练场练练手。”

“为什么还要专门叫老王来啊?”张楚岚一脸苦瓜色。

“老王说了揍你这种粗活交给他就行了。”诸葛青笑眯眯地冲他扬了扬手机,“还剩两分三十秒,要我先把联系人目录打开吗?”

狗男男!张楚岚愤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不就是上上上次任务他不小心搂了下诸葛青的腰嘛,至于记恨小半年还不消气吗?想着王也每次看见他眼神里飙出的冷飕飕的小冰刃,张楚岚深切地感觉到了牙疼。

我那是故意的吗,我还不是为了防止老青受伤你又找我算账吗?

出于对生命安全的顾虑张楚岚大爆语速:“上次任务不是和陆玲珑她们几个妮子合作的吗她们说老王的发际线上移的很严重不好好保养说不定过几年就秃了你们俩作为异人论坛耽美区最受欢迎情侣拍档要多多注意自己形象啊不要大家失望啊啊呼—呼—”

张楚岚偷瞄了他一眼,看着诸葛青只是眉毛越挑越高却并没生气,又犹犹豫豫地添上几句话:“中医有言:‘肾藏精,其华在发。’她们不好意思亲自说,让我来劝劝你要体谅下老王要节制多保养肾啊……唉唉唉老青这是她们说的不要算到我身上我只是个传话的啊!!!”

诸葛青深呼吸了几下,把高举的笔记本慢慢放回桌上,打死一个张楚岚算不得什么大事,但王也送他的笔记本可是比张楚岚值钱多了,弄坏了划不来。

诸葛青似笑非笑,语调奇怪:“他秃头,他肾不好?怨我?”

“呃……”张楚岚尴尬地左右四顾,就是不肯和诸葛青眼神交汇,“老青,你还是去论坛看下吧……”

五点半。诸葛青看了眼手机,也是到下班的时间了,他迅速收拾好东西,微笑着给张楚岚留了句话,无视他的鬼哭狼嚎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碧莲,你的忠告我一定会如实转告给老王的,不用谢我。”

身后张楚岚只能痛不欲生地“哐哐”撞大墙: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诸葛青坐在出租车上翻看手机,他戳开网址隐蔽的异人论坛,首页飘红hot的还是那几张老帖——

【悬赏】灵玉真人的一血到底被哪个小婊砸拿了敢不敢站出来应了!  hot~

【科普】老天师的实力和与陆瑾前辈的爱恨情仇♡  hot~

【求助】华北分部的冯宝宝埋人一次要多少钱?包售后吗?  hot~

 

作为知道张灵玉情感史的人,诸葛青手痒地点开第一张帖子想先看个热闹,却意外发现自己的名字居然也出现在了上面,还高居前排和张楚岚,陆玲珑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什么鬼,这群人到底在想什么,张楚岚还是个童子鸡怎么可能和张灵玉有一腿?他和王也的关系在异人圈明明都是公认的事实了怎么还有人拉郎配?张灵玉那个方正纯厚的性子完全不是他的菜好吗?果然还是和老王秀的不够吗?

他按着抽搐的唇角退出了帖子,下划两下找到角落里一个用着粉红色字体标出的分站,“耽美”。

作为曾经的撩妹国手,虽然现在他是个有家室的人已经无法随意施展自己高超的技术,但诸葛青对女孩子喜好的事物仍然保持着知识的与时俱进,耽美是什么王也和张灵玉那种钢铁直男的性格可能不明白,但他心里是一清二楚。

诸葛青想起自己交过的几个腐女女友,一股恶寒猛地从脚底窜上脑门,他打了个寒颤,给自己做了好几层心理建设才鼓足勇气进入了版块,暧昧的粉红泡泡主页瞬间亮瞎了他的眼!

 

【签到】日常打卡:今天王也的发际线后退了吗? #置顶#  hot~

【也青】本站镇站第一真人CP:细数王也和诸葛青的甜蜜瞬间(*/∇\*) hot~

【也青】认真分析,诸葛青是不是折磨人的小妖精?  hot~

【也青】严肃分析,王也发际线后退和诸葛青到底有没有关系?  hot~

【碧玉】流氓与君子的二三事|ω・)

【玉青】冷CP真的没有春天吗(ಥ_ಥ)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诸葛青面无表情地点进那个【玉青】的帖子,直接用“诸葛青”这个认证ID恶狠狠地、冷漠无情地回了两个字:没有!

毫不怜惜妹子们脆弱的心灵。

他不爽地返回主页,百思不得其解,“也青”是事实他也就认了,凭什么是“玉青”不是“青玉”啊!“青玉”念着不比“玉青”顺口吗?我难道还没张灵玉攻吗?

不对,这好像不是重点,诸葛青缓过视觉冲击终于想起来他来论坛要干的正事,他的视线在首帖和第四张帖子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依着自己过人的术士预感先点开了看似稍微友好的存活率较高的首帖,错落分布的“退了”和“没退”各占半壁江山,诸葛青非正常剧烈运动的心脏也稍稍舒缓下来。

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楼主做镇楼图的不知从哪扒来的王也的证件照,看着王也亮堂的脑门轻轻“啧”了一声。

他搔了搔下巴,不得不承认,这样看,老王的发际线确实岌岌可危啊!

他退出置顶帖犹疑再三才点开那个看起来就对他恶意满满的第四张热帖——

 

【也青】严肃分析,王也发际线后退和诸葛青到底有没有关系?  hot~

 

1L 忧国忧民小迷妹  楼主

如题,看阿青朋友圈王也道长的发际线貌似又后退了,港真,这事和诸葛青到底有没有关系?

道长喝茶泡脚养生活得如此健康,可这大好年华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2L七巧玲珑心

火钳刘明!

emmm虽然不想甩阿青锅,但是楼主有理有据……

不知道论坛里有没有妹子看过《素问》啊?

 

3L医学狗正在肝文

举爪,看过!

楼上你莫不是说的《素问.六节脏象论》那章?

突然又忧虑又想笑,心疼道长三秒钟(ಡωಡ) 

 

4L渣男图鉴中心

强烈抗议前面打哑谜的两位!没文化伤不起啊!

 

5L七巧玲珑心

肾藏精,其华在发。

       ——《素问.六节脏象论》

我的名字是红领巾不用谢我!

 

6L渣男图鉴中心

所以说,王也脱发是他自己肾不好?这又关青什么事啊?

 

7L也青炖肉能手

楼上你是不是傻?道长在认识阿青之前发际线可没退的这么快!看我ID,有所悟了吗?

 

8L正直分析事实

……再怎么说两位都是成年人了吧,道长看着那么清心寡欲,阿青人也很理智啊,不会这么不节制吧。

 

9L诸葛青全球后援会

楼上还是太年轻了,如果是其他人我不敢打包票,但是!那个人是阿青啊,迷倒万千少女风华绝代撩妹手段超S级的诸葛青啊!我以我全部的阿青写真发誓,绝对是阿青先动的手!木头道长哪里抵得过阿青这样的小妖精啊!

各位,看着他,告诉我,要是你们,把持得住吗?

 

10L七巧玲珑心

把持不住

 

11L医学狗正在肝文

把持不住

 

12L也青炖肉能手

把持不住

 

……

 

108L忧国忧民小迷妹  楼主

强烈建议8L去隔壁学习【也青】认真分析,诸葛青是不是折磨人的小妖精  hot~

 

109L渣男图鉴中心

啊啊啊那个帖子真是绝了,我的本命帖啊!我的青仔怎么就被个牛鼻子拐走了呢呜呜呜,不甘心啊……

 

110L正直分析事实

学习归来作报告,我的灵魂得到了升华,道长后退的发际线都是阿青的锅,对,都怨他!

 

111L也青炖肉能手

没错,我们的诸葛青小妖精吸干了王也道长的精气!

我愿意少写肉换阿青节制恢复道长的发际线!

 

112L渣男图鉴中心

居然被楼上感动了……我要找人劝劝青仔,各位,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113L七巧玲珑心

还有我!

 

……

 

傅蓉!陆玲珑!

诸葛青一口老血梗在嗓子里,吐出来不是咽下去也不是,他黑着脸强撑着看完了帖子,成功地达成了“怨气”MAX状态。

他承认,虽然刚刚交往时是他主动的比较多,但后来大部分时候都是王也先兴起的!而且,他们的性事明明就很!节!制!

必须要让老王把头发长回来!诸葛青握紧手机下定了决心,再不挽救,他的清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师傅,麻烦在前面超市那停一下!”

 

王也在哪都通挂了个编外人员的职位,也亏天津和北京离得近才经得住他两头跑。王也进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家里的气氛异于往常,诸葛青没有开电视,没有放歌,甚至没有拿着手机捯饬——他只是坐在沙发里盯着桌子上的塑料袋子发呆,连他开门声都没听见。

事出反常必有妖,王也脑内瞬间拉响一级警报。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了这小祖宗生气?王也开始在脑内细数嫌疑人——今天不是休息日,这个时间点老青应该是刚从公司回来,冯宝宝从来不惹诸葛青,傅蓉出任务不在天津,徐三徐四对老青一向客气,其他能招上老青的根本没有几个,罪魁祸首显而易见,肯定是那不摇碧莲的张楚岚!

王也毫无心理负担地直接将帽子扣在张楚岚头上,他走到诸葛青身边坐下,问道:“老青,谁又惹着你了?”

诸葛青缓缓扭头,咬牙切齿地道:“还不是……”

不行,陆玲珑有陆老护着他们打不过,傅蓉手里有他把柄不能轻易招惹,但他心里堵的气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总得找个人来出这口恶气吧。

诸葛青沉默了三秒钟,斩钉截铁地控诉:“还不是张楚岚在那胡说八道污蔑我名声!”

果然是那孙贼,王也毫不意外地冷笑,掏出手机就给张楚岚发了条威胁短信。

[孙贼,你又皮痒了是吧!给我等着!]

不得不说,王也和诸葛青两人可谓是心有灵犀,在找人背黑锅出气儿上保持了高度一致的审美。

王也按了按太阳穴,靠在沙发上搂过诸葛青的肩:“甭搓火了,他什么德性你心里又不是不清楚,他说话你就当他拔塞子(放屁)呗!”

“老王,这事可是你招惹来的。”诸葛青似笑非笑地斜他,“人家说你发际线后退是因为肾不好,肾不好是因为我诱惑你纵欲过度!”

王也的脸刷得黑下来:“看来他最近过的是太舒坦了点,才有时间来编排我俩,明个儿我就去收拾他。”

“但这事也不是空穴来风啊。”诸葛青用指节叩了叩王也的大腿,语重心长地劝道,“老王,你这发际线后退的毛病也确实得治一治了!”

诸葛青冲着桌子上的袋子扬了扬下巴:“诺。”

王也定睛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搁这的分明是满满一袋子生姜。

“生姜片擦头皮有助于毛发生长。”诸葛青打开手机里的百度经验页面认真地读到,“老王你看,网上都这么说,肯定有作用。”

“我觉得我只是头发盘太紧扯着头皮了……”王也还没发表完自己的辩驳,诸葛青已经兴致冲冲地跑进厨房将生姜洗净切片了。

诸葛青皱着鼻子用指尖拈着姜片,手伸的离自己老远:“这味道还真心挺冲,我手指头都火辣辣的……老王,快快,让我给你脑门儿擦擦!”

我觉得你只是好玩儿吧……王也无奈地看着他,长叹一声还是走到诸葛青身边微微俯下身随他折腾。

姜片的纹理并不光滑,抹在光滑的皮肤上感觉有点儿粗糙,才开始是清清凉凉的,过会儿便会蔓延开火辣辣的灼热感。

王也不适地皱了皱眉,诸葛青敏锐地问道:“老王,怎么了,不舒服吗?”

“有点疼。”王也诚实地回道。

诸葛青眨眨眼,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便要给他擦干净:“不舒服就不抹了。”

王也好笑地看他,一把握住他的手腕:“老青,你的立场去哪了,说擦就擦,说不擦就不擦啊?”

“你不是疼吗?”诸葛青眼露担忧,“这就是个偏方,你擦了不适应万一是有副作用怎么办?”

“生姜那么辣,怎么可能不疼,你手不也是?这是正常反应。”王也安抚道,“你都弄了,试试就试试吧。”

“还是算了。”诸葛青摇头不肯同意,拖着王也的手把他脑门上的姜汁擦了个干净,“味这么大熏着我小心我踢你下床啊。”

“味道说不定过会儿就散了,老青你这么说,是想现在就上床吗?”王也低着头无辜道,手掌却不老实地从后腰探进,按着他的脊椎骨一节节摸上去,带起一连串儿酥麻的火花让诸葛青塌软了腰。

王也被叫到北京处理创业的事儿,和诸葛青已经两周没见面了。

诸葛青轻喘了几声,笑着戳他肩膀揶揄他:“老王,不是说了纵欲伤肾脱发嘛。”

王也嗤笑一声,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撩起他额前的刘海亲吻他的额头,低声道:“我肾到底好不好,你不是最清楚?你刚刚不是已经试着帮我生发吗?”

“老王,怎么听着你气儿不顺啊。”诸葛青忍笑,勾着他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嘴角,“怎么,担心你变成秃头咱俩掰了啊?”

王也没说话,搂着他腰的胳膊却紧了紧。

诸葛青拍拍他肌肉紧绷的手臂要他放松:“老王,你以前可不是这么不自信啊?”

“大概是年纪大了?”王也自嘲道,“居然患得患失起来。”

诸葛青唇角的笑意加深,他故意压低嗓音贴在王也耳边道:“这么在意我啊?老王,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头发,刚刚不过是一时兴起好玩儿罢了,你不喜欢的东西我从不勉强。”

“老王,放心吧,你变成秃头我也喜欢你。”

王也看着他沉思了几秒,答道:“我也是。”

“?”诸葛青一愣。

王也一脸纠结:“老青,我刚刚就想说了,你就是有刘海儿遮着看不出来,你发际线明明和我差不多高,咱俩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

“……”所以你踏马掀老子刘海就为了看我发际线?

诸葛青冷漠地一脚踹开王也:“滚,王也,咱俩掰了。”

END

评论(17)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