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十一)

文/求道

#过渡章节,此章老青未出场#

 

27.

按照条例,诸葛青作为检举人本应当去警察局做笔录,但不论是去办案的探员还是诸葛青自己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这个要求,鉴于他的身份背景警局上面也没说什么,反是巴巴地派了一个警长亲自上门询问情况。

诸葛青随意搪塞了几句,就将人打发走了。

上海滩的人精一个赛一个的心思多,随口一句话他们都能给你发散的千回百转。诸葛青懒得再找理由,由得他们胡乱猜去,一时各色阴谋论传的沸沸扬扬,只说诸葛青搭上了王家便要趁势打击对手,搞得不少商行惴惴不安。

王也漫不经心地扫完报纸头条,随手扔到桌子上,张楚岚推开门走了进来。

铁锈味混着淡淡的腥甜钻进他的鼻孔,王也抬头看向张楚岚,把他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视线定格在他黑色西裤边角不规律的深色印渍上。

张楚岚面色阴郁,他脱下外套搭在手臂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晃悠,王也看见他双腿动作下米白色的布罩被蹭上几抹淡粉色。

“给你联系的人后天就到。”张楚岚接过王也递来的茶杯,说道。

“嗯。”王也颔首,指了指他的裤子,“不先解释下这个?”

张楚岚把茶一饮而尽,脸色仍未回暖,“……我把公馆周围所有盯梢的都处理了。”

王也给他续茶的手一滞,黄绿色的液体迅速溢出杯口在桌面上蔓延开来,滴滴答答地顺着桌腿向下淌,把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晕出一大片黄色的污渍。

张楚岚下意识扯着自己的外套就覆上去,王也缓过神来,张楚岚正苦哈哈地望着他:“老王你手抖就算了还发什么愣啊!这块地毯可是老青的心头好,这整的脏的他肯定又要心里不爽快。”

王也赶紧把水壶放下,他深呼吸两口气,阖着眼想了会儿道:“冯宝宝?”

“是。”张楚岚手一松,让外套垫在地摊上吸收落下的茶水,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只皱巴巴的烟点上,吞云吐雾间王也都能感觉到他心底的不痛快,“有人把宝儿姐的资料的放出去了,我们以为那些人都是冲着你和老青来的,其实,有一半,是异人那边冲着宝儿姐来的。我分不清我也懒得分,就一起处理了。”

“你这次太冲动了点。”王也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张楚岚挑眉:“但老王你好像并不意外啊。”

“意外啊,怎么不意外。”王也长吁一口气,又无可奈何地笑起来,“你和老青在某些行事方面还是挺像的,你们习惯用脑子解决问题多过于动手,突然这么粗暴我可是真有点儿不适应。”

“但是,每个人都有逆鳞的,你的逆鳞就是冯宝宝啊。”

“不过不分也有不分的好处,反正流言那么多也不怕再给他们添一条谈资。”王也双手交叉搭在小腹,搁心里琢磨着怎么把这事完美收场,“他们派人来盯梢说到死也是他们理亏,你人处理干净了?”

“绝对干净,不留痕迹。”张楚岚拍胸脯保证,“一锅端是免得他们怀疑我故意遮掩宝儿姐的事。”

“你想的挺清楚。”王也似笑非笑地揶揄他,“动手的时候就琢磨着让我们给你背个黑锅了吧。”

“别这么说啊,老王,多伤感情。”张楚岚笑道,“用老青的话,咱们是互利互惠,我帮你们处理事,你们帮我护住宝儿姐。我这可比你和老青的生意划算得多吧。”

“油嘴滑舌。”王也嗤笑,“如果不是因为时机不对,冯宝宝的事可不比老青轻松,甚至更麻烦。现在我帮你担一担成啊,等一切事了,就怕我们也担不下去了,那时候你怎么办?张楚岚,你护不了她一辈子的。”

“能护一天是一天。”张楚岚斩钉截铁地回到,他又狠狠吸了口烟,“总会有办法的。”

张楚岚的回答在王也意料之中,他也没再多绕,开始打电话往外边放消息。

王家三少以雷霆之速铁血手段清理了所有来路不明的探子和监视者的消息一经传出就震慑了整个上海,一时间诸葛公馆外出现了难得清净的场面。请私家侦探派手下监视竞争对手敌对势力在上海本已经成了一种风气,而王也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直接翻脸的行为让各家震惊之余也识趣地不再去膈应他。

诸葛青听到消息后也只是嘱咐张楚岚好好看着冯宝宝并未多加责备,王也造的势他受益颇多,瞧着最近和他谈生意时各家负责人格外谨慎恭敬的态度他心情愉快得很自然是懒得计较。

28.

解决完麻烦王也和张楚岚又琢磨回是谁在背后做手脚泄了冯宝宝的资料,虽然流出的信息不多,核心也没接触到,但这手暗招还是给冯宝宝的安危埋下了隐患。

“你有怀疑人?”王也瞥见张楚岚摸着下巴半天没出声忍不住开口问道。

“有啊。”张楚岚点头,“你也说了现在整个格局都是乱糟糟的,真有闲心去找宝儿姐麻烦没几个。况且你不觉得这手很像也是在给我们制造障碍吗?我逼问过了,宝儿姐的事,就是在旭阳商行事了后传出来的。啧,这手无缝衔接……是生怕我们闲下来了啊。”

王也摩挲着茶杯沉吟不语。

“他们是在拖延时间啊。”张楚岚叩了叩桌面,“所以我觉得,这件事的主使人和那个放消息给旭阳商行的人,是同一个人。”

“老王,我不知道这件事的主使人,但给旭阳商行放消息的那个人,你不是一直有个怀疑人吗?”

王也扯着唇角环视一周,指尖点着膝盖轻声道:“冯宝宝还在盯着他吗?”

“是啊,不是你让的吗?不过宝儿姐说好像没什么特别。”张楚岚一脸困惑,“他确实有些问题,但是我……”

“但是你找不到动机。”王也接口道,“盯着他的事换你亲自去吧,他要暗地里使小手段,冯宝宝也不一定看得出来。”

“至于缘由是一定有的,只能说我们忽略了什么。”

王也塌着肩眉头揪成了包子褶,张楚岚瞧着他难得焦躁的神情那种奇妙的诡异感又涌上了心头——

“老王,你操心的到底是这事儿还是老青啊?”

TBC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