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无尽悲欢(十三)

文/求道

#大家一定要好好做人,不要像我一样平时不努力,期末火葬场……赶论文赶到呕吐#

31.
“你现在的表情可真像地动仪下面的蛤蟆。”王也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张楚岚的表情。

张楚岚一窒,默默合上大张的嘴巴,怎么搞得好像自己少见多怪一样?张楚岚烦躁地挠挠头。

王也说的风轻云淡,听者心中却是翻天巨浪。他知道有不少富家子弟包养戏子,也晓得上海滩有几家光明正大的小倌馆,但这些终究是不入流的,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癖好,不值得费心的玩意儿。

但王也不一样,他能说出口,就真的是上心了。

王也看着他,认真地道:“张楚岚,谁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明天?”

谁知道他们这群人还有没有明天?

本来以他们的能力,避世寻个安稳护家人平安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他们自己跳入了风起云涌的尘世浪潮之中,那以后的所有,都是不能估计的。

张楚岚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不确定有没有明天,那至少不要让今天后悔。

“那老青呢,他……”

“没有他知不知道,只有他想不想知道。”王也打断他,“他或许还没想好,但我信他不会让我等太久。”

“他从不随意接受别人的好,但他允许了我对他好。”

是啊,诸葛青那么有分寸的人,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让王也在他的生活里过界呢?

张楚岚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乱世里任何一点小小的幸福都是珍贵的,值得保护的,知道他们是真心的,那他只要给予尊重就好了。

32.
“孙叔今天又去看货了?”王也站起身来,看着楼梯口旁的房间问道。

“嗯。”张楚岚拿起胸前的怀表看了一眼,“早上六点多就走了,按惯例到中午才会回来。”

“说起来,我住进公馆也有几天了,好像还没好好欣赏下老青的房子……”王也拉长了语调,“赶早不如赶巧,就现在去观赏一下吧。”

他话音还未落,扭头就向楼梯口走去,张楚岚挑了挑眉,放下二郎腿赶忙跟了上去。

张楚岚插着兜好奇道:“老王,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第一次见面。”

“这么早?”张楚岚诧异道,“老青这么多年也没发现他有问题啊。”

王也的手搭在门把上,咯吱一声利落地按下:“老青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而且,旭阳商行这事之后,他也未必没开始怀疑他。”

房间十分整洁干净,一床一书桌,除此之外便只有靠墙的一个放的满满的大书架。

张楚岚四处细细打量了一番,倒也没有失望,他们本就没指望能直接发现什么。他在诸葛家做戏做了这么久,小心谨慎怕是早已修炼到极致,怎么可能在这儿给他们留下什么把柄。他们也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看看从他的生活痕迹里能不能捉摸到一点儿他的所思所想。

王也站在书架前,手指轻轻划过一趟书的扉页:“《经法》,《原》,《称》,《十六经》……”

张楚岚上前两步,微眯着眼把书架上的书本扫视一遍:“他这是……”

“作为一个普通人接触到异人的领域,总归是有些好奇的。”

“恐怕也不止好奇吧,若是我,大概还会羡慕,甚至不甘啊。”张楚岚突然伸手取出靠边的一个黑皮本,在一堆线装旧书中它显得格格不入,“外国诗集?”

王也探头过来,眼神闪烁:“我记得诸葛家是自办私塾的吧,去上过洋学堂的也只有老青一个人。”

张楚岚挑眉,他摸了摸有些毛糙卷曲还泛黄的页边,拈着页脚一页一页地往后掀。

“停。”王也出声道。

张楚岚移开拇指,正看见页边那个颜色格外深的指印,那是只有经常翻阅摩挲才能留下的痕迹:“看来他对这首诗情有独钟啊。”

王也“啧”了一声,指尖轻叩着架子板面色渐渐复杂起来:“老张,你有时候,还真是个乌鸦嘴。”

张楚岚刚想反驳他,在把诗又搁脑子里过了一遍后猛地回过味来,他嘴角抽搐,无奈道:“这可真是麻烦了,心结难解啊。”

“老青昨天让傅蓉给他买了一本艾米莉·狄金森的诗集。”王也接过张楚岚手中的诗集,低声把这首诗读了一遍。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老青啊……”王也笑着摇了摇头。

TBC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