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

最近站也青
很好勾搭,欢迎小姐姐们来叩我!
张佳乐本命
最高CP双花韩叶鼠猫

【也青】非主流童话故事

文/求道

#东西杂糅童话,絮絮叨叨瞎写#
#魔女集会paro#

1
“魔女与其说是性格邪恶会妖法的女人,现在更多的像是个专有名词吧。”青年笑了笑,为短发红衣的魔女添满茶杯。

“不然像我们这种会魔法的,应该被叫做魔男才对吧。”

红衣魔女哈哈大笑起来。

魔女的茶话会在每月七号的黄昏,至于为什么要定在黄昏,黄昏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这种问题每一个新加入的魔女都会提出来,好奇心大概是一个魔女必备的属性。

每当这个时候,老牌魔女就会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沉吟不语。

“像魔女协会会长是个中二病非要定到什么逢魔时刻这种羞耻的理由怎么说的出口啊。”老牌魔女在心中疯狂吐槽,看着新魔女们充满向往的亮晶晶的眼睛一如既往地选择善意地隐瞒答案,“还是不要打击她们了,留下美好的神秘感吧。”

魔女们会在18岁生日当天觉醒自己的魔力,然后就会被魔女协会坑蒙拐骗到魔女职业技术学院接受职业培训,而魔女茶话会是只有在学校成功毕业拿到职业魔女证书的魔女才能参加的。

傅蓉是18级应届毕业生,证书还没在怀里揣热,就被她的导师扔去魔女茶话会见世面。

而青年是这次茶话会引导新魔女的负责人。

青年的名字叫诸葛青。

2
“我听过您的名字。”傅蓉歪着头道,“学长您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啊”

“哦?我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我啊。”诸葛青笑眯眯道,“真是荣幸。”

不,并不需要感到荣幸好吗。傅蓉抽了抽嘴角,悄咪咪地把这位在“最令人憎恨魔女榜(男版)”常年高居不下的风云学长又打量了一遍。

靛青色长发,精致的五官,温和完美的笑容,熨帖的白衬衫和长裤……再加上这张对着女孩子跟抹了蜜糖一样甜的嘴,真的,是标准的小白脸渣男模板啊!

傅蓉想起那个留在珍稀奇葩档案室厚达15厘米的《诸葛青在校历年女友图鉴》大本头,毫不犹豫地把心底刚冒头的小春芽给按死了。

这种男人,还是远观比较合适。

她清清嗓子:“毕竟学长你可是我校有史以来第一个收养人类的魔女呢,很是带动了我校收养弃儿的风气!”

诸葛青的脸色一瞬间有些古怪,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他单手撑着脸颊,在慢慢陷入回忆中时愉悦地笑起来:

“是啊,那可是个很有趣的死小孩儿呢。”

3
“小孩儿,你都不害怕吗,我可是魔女,魔女喜欢吃小孩的哦。”诸葛青拍拍那个汉奸头的小孩,故意压低声音吓唬他。

“哦。”小孩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指正到,“你这种,应该叫魔男。”

诸葛青动作一滞,开始反思自己乱捡东西的行为。

不,这也不能说是捡,应该是绑架。诸葛青难得有些苦恼。

作为一个生活精细品味高尚的魔女,诸葛青在炎热的夏天也要讲究自然乘凉,清爽湿润,绿色环保,于是他拎着行李一头钻进了原始森林。

在这么个和平时代,普通人不打仗,魔法界也没有伏地魔,魔法丧失了战斗意义后便只能沦落为生活调剂品来提高生活质量。

不用白不用,用要找个清净地方。诸葛青把魔女守则默念三遍,站在森林中央打了个响指。

清澈冰凉的河水被抽至半空,诸葛青伸出双手在空中揉馒头似的虚搓了两下,一个晶莹剔透的水屋便垂在了碧色的树荫下。

诸葛青满意地拍拍手,一扭头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背心黑色短裤留着酷炫汉奸中分头的小屁孩儿蹲在河边的青石块上神色萎靡地盯着他瞧。

他是谁?他怎么会在这儿?他是不是都看见了?我该怎么办?协会会不会吊销我的执照?

诸葛青脑海小剧场开始拼命刷起弹幕,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一把提起小孩儿扔进了水屋里。

他还在万分纠结,却发现被他强行抓来的小孩儿在地上不紧不慢地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小憩。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小孩儿。他想。

4
“你包里有真空牛肉,鸡肉,方便面,还有一大袋巧克力和小蛋糕。”小孩儿指指屋角大敞着的行李箱,“我觉得,那些还是比我好吃一些的,你不会选择吃我的。”

他说完还用力点点头,似乎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你如果担心我泄露你的秘密,就让我跟你一起好喽。”

“你的家人呢,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出现在森林里?”

“谁知道呢。”小孩儿老成地耸耸肩,“我就在这里长大的,养鸡的老爷子把我从垃圾堆捡回去,前年老爷子生病走了,就剩我一个了。”

“当然。”小孩儿冷静地和他对视,“你这么厉害,让我直接消失也是很简单快捷的方法。”

“……”

“瞎说什么呢,死小孩儿。”诸葛青黑着脸给了他脑袋一个爆栗,“知道了我的秘密,一辈子只能跟着我。”

“哦。”小孩儿点点头,“你好,魔男先生,我是王也。”

5
“老王同志,你吃我的住我的,是不是应该对我有点儿表示啊。”诸葛青百无聊赖地举着魔杖去撩王也的刘海。

“饭是我做的,家务是我做的,连你的公务都是我处理的。”王也放下笔,“你还想要什么表示?需要我喊你妈妈吗?”

“明明是爸爸!”

“是你自己否认了‘魔男’这个称呼的。”王也聋拉着眼皮反驳他。

诸葛青沉默了一会儿,艰难地说:“‘魔男’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就不要多事了,诸葛青魔女。”王也把厚厚一沓文件递过去,“徐四先生说如果你再不把这些东西签上你的大名,下次魔女茶话会就让你和冯宝宝上演全武行。”

诸葛青黑着脸接过文件,低声嘟囔:“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原来明明很听我话的……”

王也没理他,自顾自地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晚上九点,是他睡觉的时间了:“晚安,老青。”

“……不要没大没小,喊什么呢!现在才几点就睡觉,小小年纪不要活的像个老头子一样啊!”诸葛青抱怨着,但还是叹口气走到床边,俯下身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晚安吻:“好吧,晚安好梦,老王同志。”

6
“你最近很清心寡欲啊。”夏禾陪着诸葛青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王也带着橡胶手套顶着太阳帽在花丛里除草。

“有吗?”诸葛青往嘴里塞了块黄油曲奇,极其满意地眯起眼,“尝尝这个饼干,我家老王同志的手艺可是相当不错。”

“你都多久没去撩妹了,大家还以为你转性了呢。”

“唉。”诸葛青伸手又摸了块饼干,“家里有孩子要照顾,不方便啊。”

夏禾心情复杂地盯着花丛里忙忙碌碌的人,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自从有了小王也,你就跟废了没什么区别,简直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你照顾人家,明明是人家在照顾你。”

“你可别再吃了。”王也换下园丁装备,走过来拿掉诸葛青手里的饼干,语重心长地道,“才处理完你那颗蛀牙,又这么没节制。老青,你能省点儿心不?”

夏禾不忍直视地摇头:“诸葛青你瞧瞧你自个儿,天天让人家为你操心还心安理得,丢人不?小王也啊,不如跟姐姐走吧,别管这家伙了……”

“夏禾你少撬我墙角!”

“不必了。”王也笑笑,“这家伙没了我不行,我也挺开心的。”

7
“成为魔女有什么必备条件吗?”这一次的魔女茶话会由诸葛青负责,他选择了遇见王也的那个森林作为聚会地点。

“要叫我夏禾姐姐哦,小王也~”粉红色长发的美艳女巫冲着他摇了摇手指,“会唱歌,会跳舞,会骑扫帚,会做姜汁饼干,会吃小孩儿……”

“冯宝宝就不会跳舞,你也不会骑扫帚,老青那个厨房杀手更不会做姜汁饼干。”王也毫不留情地打断她,“你们只敢在嘴里念叨两声吃小孩儿。”

“……”夏禾深吸一口气,“当然啦,会那些也是没什么用的!”

“魔女是天生的,是不是魔女,等18岁那天自然就知道了。”

王也抬眼望去,诸葛青在一群漂亮女巫的簇拥下坐到河边谈笑风生,他永远都是茶话会里最耀眼的存在——年轻俊美,风趣幽默,不老,不死。

“如果不是的话,就永远不会是。小王也,你快18了吧。”

王也“嗯”了一声。

“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了呢。”夏禾轻声说,“职业魔女是不能收留非伴侣的成年人类的。”

“真的没办法哦,就算是再令人感动的爱情也没办法变成魔女哦。”夏禾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爱情不是魔法。”

王也没再说话,他只是坐在那,把诸葛青看了一遍又一遍。

8
“你要走?”

“嗯,老青,我要走了。”

诸葛青愣了一下,他细细打量着王也,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奇怪的死小孩儿居然长的比他还要高了。

“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说过你要一辈子跟着我的。”诸葛青低声道。

“我今天18岁了。”王也垂着眼,“我不是女巫,我只是个知道女巫的普通人类。”

“我没有嫌弃过你是人类。”

“可我的一辈子,抵不上你的一辈子。”王也一字一句道。

“诸葛青魔女,王也只是个普通人。”

窗外的乌云忽地涌上来把阳光挤的没影儿,天色明明暗暗,冷风卷着雨滴在玻璃上拍打,景色模糊一片。

王也推开门往外走,诸葛青坐在沙发上攥紧了魔杖。

王也等了很久,直到他关上门走远,远到再也看不见诸葛青的房屋,诸葛青也没有动手阻止他。

他只是坐在那,把他的背影看了一遍又一遍。

半晌,他打了个响指,让风为他捎去一句话。

“你成为不了魔女,我却也成不了人类。”

9
“后来呢,您的那个孩子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了吗?”傅蓉有些遗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类的寿命,实在是太短了。”

“没有,他没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诸葛青挑眉,“不过呢,他应该是要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啊,这也是很不错的结局呢。”傅蓉笑道,她忽然发现诸葛青神色比以往要更温柔几分。

学长果然对那个孩子感情很深啊。她想。

一只白皙漂亮的手突然伸过来在他们的桌面上轻叩两下,这次茶话会的主办人站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夏禾学姐!”傅蓉腾地一下站起来。

“小傅蓉啊,毕业快乐呀!以后要多来茶话会玩哦!”夏禾笑眯眯地冲她眨眼,然后偏头看向坐的四平八稳的诸葛青,“人家都在外边等你半个多小时了,还不出去?”

诸葛青清咳两声,与傅蓉告别后跟着夏禾往外走。

“当年我和他说错了一句话。”夏禾突然停下脚步,门口有个黑衣的成年男子正斜靠在墙上打盹,“其实爱情,也是有魔法的。”

“嗯?”

“至少,是有勇气和执着的魔法。”夏禾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点,“勇气和执着,也是美梦成真的魔法。”

诸葛青嘴角难以抑制地上扬,他扭过头,打盹的男子也已经醒来,正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

他穿着黑色的粗布道袍,长发在脑后盘成髻,凌厉的眉目因为倦怠的神色和懒洋洋的做派而变的温厚沉静。

“呦,魔男。”他站直了身子冲他招手。

夏禾噗地一声抖着肩膀笑起来。

诸葛青咬着牙上前踢了他小腿一脚:“哪来的野道士啊!”

“前武当门下,王也。”道长摸摸鼻子,纠正他,“不是野道士,是‘也’道士。”

他作势对他一揖:“贫道修炼得道,前来投奔诸葛魔男,收留否?”

诸葛青哼笑着抱臂后退一步,扬着下巴看他:“什么道?说出来让我考虑考虑。”

王也跨步上前,搂他入怀:

“一生一世之道。”

END

夏禾: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土河车底。

就是老王跑去当道士走成仙之路,修不老不死以便和老青相伴,因为不确定成不成功所以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他,不过后来老青知道了,就一直在等老王。

评论(14)

热度(137)